寒声.

[HP/双子]错觉 Fin.

苑平南路VIP:

No.25


 


最终一战果然在四月的最后一天开始了。


在混战的时候,我给了弗雷德一个昏迷咒,把他搬到了一个安全的密道里,但是我没想到弗雷德居然带着一个小玩意儿,他提前醒了过来。


“乔治,你为什么要袭击我!”弗雷德恼火的抓着我的胳膊,狠狠地给了我一拳,“你知道这是什么时候!我们的母亲,兄弟,姐妹全在外面战斗,而你却要因为一个可笑的老骗子的话,把我扔在这里!你这是在侮辱我!”


“不,弗雷德,那不是可笑的老骗子。”我喘着气,却堵着通道不让弗雷德出去,“我不允许任何人夺走你,死亡也不可以。除非你杀了我,不然我不会同意你从这里出去的。放心我都想好了,预言是不能更改的,我只要去掉你的一只耳朵,你就是我了,弗雷德……”


“乔治,你真是疯了!”


“我早就疯了!”我对着弗雷德大喊大叫。


之后我们爆发了小规模的战斗,我和弗雷德互扔魔咒,还炸了几瓶魔药,我想也许我们甚至施展了夺魂咒这种不可饶恕咒,可是最后我们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只知道,我失去了意识。


 


等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破晓。


我们获得了胜利,但是弗雷德死去了。


我呆呆的看着弗雷德的尸体,不敢相信他就这么变成了一具不会说话的玩意儿,我想去流泪,但是却发现我哀伤的根本落不下眼泪。


“不要难过,乔治。”帕西拍拍我的肩膀,“我们得先帮弗雷德办了后事。”


我看着我的亲人们,他们忙着帮弗雷德准备棺材,忙着帮弗雷德料理后事,我什么都不想干,只觉得全身的力气都抽没了。我最爱的弗雷德,我最重要的人,最终还是离我而去了,我是那么的难过。


在下葬的前一天,我站在弗雷德的棺材前站了很久,最终忍不住爬了进去。我亲了亲弗雷德冰凉的再也无法回应我的唇,最后一次跟我最重要的人相拥而睡。


 


“乔治!”还没有睁开眼,我就听到了妈妈的惊声尖叫,我困顿的睁不开眼睛,只觉得我做了一个漫长而忧伤的梦。但是妈妈的尖叫是那么尖锐而悠长,我只能不情不愿的张开眼睛。


我居然睡在棺材里,哦,我慢慢想起来了,我是来跟我亲爱的弗雷德到别的。我又忧伤了起来,但是妈妈还在尖叫,弄得我的耳朵嗡嗡作响,这让我没办法很好的酝酿起忧伤的情绪。


“哦,妈妈,我只是想跟弗雷德告别一下。”我难过的说道,“求您别叫了。”


“不,乔治,或者——哦,我真的不知道了,总之你到底是谁?”金妮在棺材的另一边,很是头疼的对我说道。


我愣住了,接过金妮递给我的小镜子。


镜子里依然还是那个红头发青年,只是那只已经被黑魔法完全削去,无法复原的耳朵,却奇迹的长出了一半。这并不是让我惊奇的,我惊讶的看着我身旁的那具应该是属于弗雷德的身体,他半抱着我的腰,跟我有一模一样的面孔,而最关键的是,明明应该完好无损的耳朵,却缺失了一半。


“所以,乔治——哦,或者弗雷德,你到底是谁?”


我茫然的看着我的家人们,觉得脑子里一片混乱。我能记得起在密道里那句让弗雷德作为我而活下去的豪言壮语,能记得起特里劳妮所说的预言,能记得起我和安吉丽娜一起去参加的圣诞舞会,甚至能记得起把罗恩的玩具熊变成了蜘蛛,但是这些记忆现在却让人觉得那么真实又那么虚幻。


我到底是谁?我茫然的看着他们,他们也茫然的看着我。


 


No.26


嗨,大家好,我是乔治·韦斯莱——也许是弗雷德·韦斯莱。


但是管他呢,总之我是韦斯莱家的双胞胎。


我有一家整个魔法店最厉害的玩笑商店,我最终收购了佐科,并邀请麦格教授来参加剪彩。哦,现在你认识我了,也许我可以给你一张韦斯莱兄弟把戏店的会员卡,所有物品九折优惠,童孺无欺。


我现在过的很好,虽然我最重要的人已经去往了另一个世界,但是我想我总有一天会等到他的。


因为他说过,我的一切都是他的,连死神都不可以夺走。


我想那一天,不会太远。


 


Fin.






-求顶锅盖


-伴生等四月以后再放出吧

评论

热度(32)

  1. 寒声.苑平南路VIP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