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声.

【叶修x你】葬身

将石:

你只是一个普通的乡村少女,有着爽朗的性格,一头你引以为傲的柔顺的长发。这季节,你常常在花丛中流连,精心挑选一朵木芙蓉别在发间。

他是这个国家的君王,有着至高无上的权力,俊朗的外貌,迷倒众女的气度,但是令人诧异的是,他到现在都没招过宫女,贵权们努力想把女儿们送进去却只得到了拒绝。

两个世界的人,却莫名地走到一起。

说起来那天的天气很好,你轻轻卷起裙子,把白净的脚缓缓浸入冰凉的澄澈的河水里,感受脚底与河中卵石摩挲带来的痛痒感,发出咯咯的笑声。手边是你刚采来的美丽的花儿。

忽地身后传来略低沉的男声。

“敢问能否与在下分享一下姑娘在笑什么?”

你略一偏头,却在回头的那一瞬间被他那双摄人心魄的眼睛给勾了去。

“姑娘?”

他再次开口,点醒了你。

“哦哦……”你转过绯红的脸,低下头,然后绽出大大的笑脸,“这水挠的我痒痒……”

“是吗?”他在你旁边坐下,卷起裤管,露出保养的很好的小腿,浸入河水,旋即,他嘴角勾起个好看的弧度,“确实令人有些痒呢。”

“是吧!”不远处游来一条鱼,亲昵地蹭着你的腿,又游向他的腿边打圈,你咯咯地发出笑声,“而且这河水可清哩!河里的鱼也通人性呢!”

“是啊。”他低低地发出笑声,那笑声可真是好听,你这么想着。

“姑娘知道最近北方的动乱么?”他忽然侧头看着你,眼中闪烁着几丝烦恼。你看着心疼,但还是摇了摇头。

“也罢,也罢,”他扭回头,抬头看着湛蓝的天,“姑娘家家确实对这些不感兴趣呢。”

“怎么了吗?”你有些好奇,扭头询问。

“北方那些个野蛮之人太能杀,朝中没兵作战,接下来要征兵,但陛下似乎不太愿意,这可如何是好!”他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这样啊……这位公子是在朝中做官吗?”你心下也跟着叹了口气,“想必是个好官吧!不过陛下真是个好君主,会为百姓着想呢!”

他的眼中闪过些许吃惊,然后换上温和的笑容:“不敢当不敢当。”

你看着他略带忧虑的眉眼,心中猛地下了一个决定:“我想参兵,杀死那些杀死我同胞的家伙。”

如果能让你忧虑少些。

他眼中露出的满满的诧异之色:“姑娘愿意为我……朝廷打仗?”

“嗯!”你露出个堪比天上那灿阳的笑容,“为国解忧,我该做的!”

那夜,你忍痛剪去了那头令你骄傲的长发,披上银亮的铠甲,跟随他前往首都。

然而你却发现他竟是你的王。

你露出苦涩的笑容,与他挥手告别,翻身上马开始上路。

你虽为女子身,在战场上却英勇无比,诛杀那些北方的蛮人无数。如果这样能让他开心点就好了,你这么想着。

当年的少女,河边的笑声;如今的少女,满身的伤痕与血。

他看着心痛,但却没有办法,因为他是君王。

等这过去,把她纳入宫中吧。

他这么想着。

然而他没等来这天。

或许是你累了,或许是你那天不宜出门。

拥有不败战名的你竟然坠下马去,为敌方俘虏。

待你再次醒来时,是阴暗潮湿的地牢。

啊……啊……我还没把仗打完呢……

你挣扎着想爬起,浑身伤口带来的痛楚令你倒下。

“时候已到,拉出去吧。”

牢的门突然被打开,你不知道被谁扛出去,摔在地上。

你努力爬起身,手上的束缚忽的松开,你被扯到一根木柱旁,绑在木桩上。你倚着木桩慢慢站起身,看到脚底的柴薪,你明白了。

不要啊……我还要……回去去见他……不要啊……

你奋力挣扎着。

周围传来嘲笑声。

“点火吧。”

不要啊……不要啊……!!

火舌舔舐着你的皮肤,让你发出痛苦的呻吟。




——是吗?确实令人有些痒呢。

——是啊。

——这可如何是好?

我……我努力了啊……

可是……

对不起……

我想回去见你……看你的笑容……




脸庞划过两行泪水。

火势越来越盛,周围的场景渐渐被火吞噬。

隐约中,你看了一个你熟悉的身影驭马快速奔来。

啊……大概是幻视吧……

你扯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

常年的战争让你忘记剃发,头发又长长了许多。

头发又长了呢。

他看着火光里的你,如此想着。

该死的护卫!

他挣脱了护卫的阻拦,向你奔来。

啊……不是幻视呢……

泪水又盈满了眼眶。

泪眼朦胧中你看着他伸向你的手。

我……喜欢你……

你努力用嘴巴做出这几个字的唇形。

不知道……你……是否……能看懂呢……




漫天的火光。




他捧起你焦黑的残骸,人生的第一次流泪。

不远处,在这荒野,竟有扶桑花开。

他努力收集你的残骸,把它装进一个华美的盒子里,然后缓缓走向花开的地方,轻轻采撷下来,放进盒子。




在此之后,他为你举行了国葬。

那个盒子,一直摆在他的视野里。

他至死没有迎娶皇后。

他无法忘记。

你那灿烂的笑容。




﹊﹊﹊END﹊﹊﹊




匆匆写了篇出来

别问我为什么是BE

我爱叶修爱的深沉

感觉没有写出叶修的感觉呢……

就这样吧



评论

热度(35)

  1. 寒声.将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