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声.

[全职高手]Metaphrenia VII

将石:






带着特殊香味的青烟如同舞娘的衣带在殿里轻盈地打旋,没过你的发间,绕过你的指间,在指尖触碰时瞬间逸散,迷了你的眼。昏暗的烛光和着似有似无的烟雾令你面前的佛像有了几分神秘的意味。

殿里很安静,只能听到你似有似无的呼吸声。

你就这么安静地跪坐在佛像前的垫子上,让自己的心神放空。




“叶修个死不要脸的大晚上突然把我赶出来…………”

“前辈不要生气……叶队这么做肯定有他道理的……”

方锐和乔一帆正提着手电在寺里巡逻。

月光下的菩提树,风吹动发出婆娑的声音。

“嗯?杜明你也在这?”

菩提树下有个人影,方锐稍加辨认便开口了。

“啊……啊!是方前辈啊!”杜明打了个激灵,扭头一看,吁了口气,“你们……唐柔来了吗?”

“没呢!”乔一帆笑着回答。

“哦……”杜明叹了口气,露出很明显的失望,“好吧……”

“哈哈!”方锐意味深长地笑了声,朝身后比了比,“一起不?”

“不了,我被派来的任务还没做完呢!”杜明摆了摆手。

“那再见!”方锐也不挽留,提着手电筒继续走了。




你猛地睁开眼,随即弯起了眼角,眼里满是温柔。




方锐吹着口哨无所事事地游荡着,乔一帆安静地跟在后面。

“前辈……”乔一帆突然开口了。

“怎么了?”方锐转过身来。

“我记得……我们来的时候,前殿是黑的。”乔一帆指着前殿的窗户,眯起了眼,“现在好像有光。”

“嗯……”方锐仔细端详了一下。“小乔你说的对,我们去看下。”

方锐一边晃着手电往前殿里照,一边大喊着:“里面有人不!”

“前辈……这样真的好吗?”乔一帆有些汗颜。

“这叫战术!”方锐毫无害羞感地快速回答着。




“吱——呀——”




大门被缓缓推开,烟雾便扑面而来,带着有些惑人的香气。

你听到声音,微微侧了身。

“咳咳,”方锐被呛得咳了咳,抬眼看烟雾中的人,并不能看清,只能依稀看出是个女子,“这位小姐……这么晚在这干嘛?”

“嗯……”你勾起了嘴角,“你说呢?”

“最近比较乱,别到处乱晃,早点回家吧,要我们护送不?”方锐在鼻前用手扇了扇。

“那倒不必了……”你伸手执起造型好看的小细铁棒,起身熄了蜡烛和香,“多谢费心。”

“那是警察该做的事,路上小心!”方锐看着你轻飘飘地走向月光里,心下有些说不出的怪异感。

“这女的……有些怪!”方锐点了点头,把这件事抛到脑后,关上门,继续巡逻去了。




﹊﹊﹊﹊﹊﹊﹊﹊﹊




“呼……”你轻叹了口气,脸上漾着绯红。

“啊……啊……他竟然说要送我回家……”你一想起方锐的那句话,又捂住了脸。

“好害羞……”

“这么温柔……”

“真是……最喜欢警察了……”




﹊﹊﹊﹊﹊﹊﹊﹊﹊




今天的警局依旧十分忙碌。




“靠……你行你上啊!”

孙翔突然爆了句粗口。

“?”周泽楷扭头看向孙翔。

“真是的!”孙翔一边把手机扔向一边抓来桌上的水狠狠地喝了口,似乎还不解气,“刚在网上看到公知骂我们办事速度慢,只知道靠老百姓的税金混吃混喝,遇到事什么都干不了,窝囊废!这年头什么奇葩都有,这事有他们想的那么简单么!看着新闻里‘经过警方详细排查后真相大白’说的那么简单,知道我们耗了多少心血不!天天睡眠少得可怜,一个电话过来立马就得赶过去,不管多晚,换来的就是他们的一句‘窝囊废’?”

“唉……警察不好当!”吕泊远听完孙翔的吐槽不禁叹了口气,“什么事都冲在前面,牺牲了还不一定有人知道……我们图的什么呢!”

“是啊……”方明华被这感伤的气氛触动了,突然发现不对劲。

“工作时间不准玩手机!”




﹊﹊﹊﹊﹊﹊﹊﹊﹊




“那么……大家的看法是什么呢?”

喻文州的钢笔在本子上有节奏地敲打着。

“还能有什么看法!能分析的都分析光咯!”楚云秀把身子靠在椅背上,食指搓揉着眉心。

“寺里并没有监控摄像头,唯一一个能算是线索的就是扫地的小和尚说个子不高,头发挺长的,正脸也没看到。”李华淡然地说着。

“唉……”不知在场的是谁叹了口气。




﹊﹊﹊﹊﹊TBC﹊﹊﹊﹊﹊





消失了很久的我又回来啦!

还是比较水的一篇XD

颖颖一直想让妹子和男神们见面,所以我就满足了她的心愿,然而只是半面XD不要打我

毕竟有交流嘛就知足吧!【正色

关于孙翔吐槽那段其实是我心中想吐槽的

当警察真的很辛苦的

我一个叔叔就是警察,半夜2点多局里一个电话立马就得赶过去,休息时间真的很少,而且真的是无处不在的生命危险,上次就是有人因为郁闷砍死了路边卖瓜的老头,赶过去制止的时候差点被砍到

所以看到那些天天骂警察的真的很想抽他们

你行你来当警察啊

还有那个开枪事件骂警察的

你美爹爹开枪就可以,我们开枪就不可以咯?

什么鬼逻辑?

警察真的是我们身边一群很可爱的人,别伤害他们好吗



评论

热度(40)

  1. 寒声.将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