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声.

【BG张新杰】我心匪诗31

君慕:



  • BG张新杰/女主私设么么哒 


  • 欢迎戳百度道不尽的诗围观w


  • 本文属于联文,到时候会再发联文的版本w现在发的都是非联文版本w


  • 给个联文机油的传送门—BG喻队-蓝鲸。BG少天-素蕊 BG莫凡-仓鼠+鹭鸶


  • OOC x3 无文笔x3 私设x3 欢迎捉虫


 


开启虐狗模式请善用钛合金狗眼w


 


>>>Chapter 31

    王洛诗打开模糊的视线时,甚觉四肢乏力头昏脑胀,喉咙干涩难受得不要不要的。全身上下所有细胞都在叫嚣着拒绝工作,在罢工边缘徘徊,她强制自己直起身来,用慢动作揉了揉眼睛,一手按着太阳穴。听觉神经恢复地比视觉神经快的多,她敏锐地捕捉到了液体进入玻璃杯的声音,尔后是她再熟悉不过的音色,“醒了?先喝杯水。”

    张新杰走到王洛诗床边递过一杯温水,还氤氲着袅袅的热气。王洛诗顺从地接过水杯,向四周看了看。依旧是欧洲最标准的房间配置,两张床,没有沙发,显然不是Swissotel Zurich。旁边那张床已然被整理过,被子叠的工工整整,难觅出褶皱,床边搭着一件国家队队服外套,而自己的包和外套则被放在窗边的椅子上。她只记得她帮自家哥哥挡酒,剩下的时间段成了空白——她的智商在这时候还没有上线,“这是哪里啊?”

    “还是昨天那家酒店。昨天晚上大多数人都喝太多没法回去,所以就在这里开了十几间房间。”张新杰伸手把王洛诗手中的空水杯放到床头柜上。王洛诗觉着有几分凉意便把被子往上拢了拢,揉着发昏的头靠在床靠上,一副木愣愣的样子看着张新杰。

    张新杰突然想到“呆萌”这个张佳乐有段时间挂在嘴边的词,看着面前的姑娘揉着头,面上泛着宿醉的潮红,几小撮呆毛特立独行地立在头顶,眼神里蕴着不经掺杂的纯净柔光。他那善于分析并给出最佳方案的大脑不吝言辞地给予赞美的同时,也给了他想要尝试的信号,虽然他始终无法得出确定的概率,但他确信自己必须这样做。


    


张新杰能听见自己声音里不可避免的不确定,他扼住思绪里的混沌,说,“洛诗,有件事的我一直无法得出确定的结论,需要咨询你一下。”


 


“哦……你说吧,不过我现在不怎么清醒,不确定能不能帮到你。”王洛诗这时索性把手臂都裹进了被子里,挪了挪位子靠近张新杰一些。


 


“那么,你能告诉我你加入我人生计划的概率是多少吗?”


 


“诶?”


 


张新杰从未觉得时间如此步履蹒跚过,他期待着的答案被一个模糊不清的语气词而取代,早早湮没在半边阳光里,面前的姑娘偏着头还没缓过神来,静默里将小电位逐渐积攒成紧张的电信号瞬间席卷他的大脑,他生怕下一秒的答案会变得苍白萧索,以往平静的思绪转成匆忙出口的话语。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就对你这么留意。也许是从听见你对张佳乐的看法开始,或是你第一次抱着电脑坐到我旁边开始,我不自觉地开始放任自己的视线途径你的位置。我之前并没有计划过恋爱,甚至说我一点也不知道爱情是什么,然而你就这样打乱了我的规划。”


 


“我好像是第一次说这么多有模糊定义的词语。我始终坚持做一个精确的人,精确的整理规划每一分每一秒,对任何事物都应有一个精准的控制。”


 


“我第一次发现脱离我既定路线的是荣耀,那时我想这应该是我人生仅有的一次冲动,赌一个那时我无法预知的未来。”


 


“现在我发现我错了,这一次,是你。”


 


“你就像一本厚重的书,你的一切,我想无止尽的翻阅下去。如果你要问我为什么喜欢你,我想我只能说,你能想到的所有理由。”


 


“所以,愿意加入我的人生计划吗?”


 


张新杰说完几乎是松了一口大气,他有些不自然地转过视线,但是过了良久,他依然没有听见答案。“好吧。”他大脑近乎空白地把头转回来,空落落的心底流经的是萧瑟的风,却落入一个盈满笑意的眼眸。


 


“百分之百。”王洛诗莞尔,“我只是在回味,被这样表白的感觉挺不错的。”


 


窗间泻进的盛放的日光把房间映得敞亮,从这样温暖的白色光线里色散出的七彩光纹把天际涂抹得愈发鲜亮,亮蓝的天空彰显着苏黎世优秀的空气质量,为这个城市的人带来新的一天的全新展望。


 

评论

热度(73)

  1. 寒声.君慕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