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声.

rotary:

吃吃吃系列九——海鲜火锅


 


不好意思,深夜报社系列来了。大家都吃好晚饭了吗。


 


 


周泽楷曾经对于吃火锅这种事是很抵触的。


黄少天很惊奇,他认为不爱吃火锅的人都活该没朋友,就应当在大热天吹着空调呼朋唤友一起围炉,最好还要口味一致全辣锅。不然五个人要红汤剩下一个要清汤,还能不能做好朋友了?


周泽楷咕哝了一句,S市方言,黄少天有听没有懂。


江波涛噗嗤一声笑了,他在S市待了数年,已经可以操着方言流畅地跟老阿姨们杀价。


江八级按照他们队长的原意翻译道:“小周说火锅汤底是涮筷子水……”


黄少天大怒,忍不住以最大的恶意污蔑对方,“周泽楷你是处女座+A型血吗?!”


黄少天见过处女座+A型血星人,活的——他家年方三岁的小侄儿,比一般孩子难搞N倍。一般孩子认床,个性点儿的认个枕头或毛巾,他家小侄儿认马桶,从出生起到两岁半,只肯在他的专用马桶上方便。黄少天的堂哥堂嫂出门,一个抱孩子,一个抱马桶。后来,小侄儿在黄少天那儿住了一晚,不知受到了怎样的非人待遇,竟然奇迹般地治好了恋桶癖。堂哥堂嫂对他千恩万谢。


黄氏响声丸,专治各种不服。


周泽楷不服,他憋了一会儿,反驳道:“呵呵。”


纵然以江八级的深厚造诣,也没法把这俩字翻译得信达雅,难道他要跟黄少天说,我们队长在嘲讽你?


联系语境,这点显而易见,黄少天懂的。


他哼起《冰雨》高冷地走了。


其实周泽楷的意思是:射手座……你知道的呀。


而且A型血怎么啦,你不也有一半是A。


感谢媒体和粉丝常年拿二人作比较,让他俩不需要特别留意关注,就已经充分了解了对方的身高体重三围星座血型爱好等等等。——哪怕面对面相亲都不会问得这么详细。


 


交往后黄少天给周泽楷做了很多思想工作,“漏勺会不会用?公筷知道不?一个人一个锅的那种小火锅也有很多啊,比如说涮涮锅……”


有一天黄少天突然发现了盲点:“就我们两个去吃火锅你还嫌弃个什么劲?!你抬头看着我别玩手指头!你说你是不是在心虚?”


枪王大大不说话,他为了表明自己没有嫌弃对方的口水,卖力地跟剑圣大大热吻了半天,亲到嘴巴都肿了。


再亲下去轮回经理就要哭着报警了。


然而黄少天的意志十分坚定,不依不饶,周泽楷必须跟他一锅汤里涮筷子……不,一道吃火锅才显得有诚意。


他摸了摸有点麻有点木的嘴唇,心里头火辣辣的,再点麻辣锅底大概吃不消,他们可以先从清汤火锅吃起来。


拿甜言蜜语哄完男朋友,说好的情侣双双涮筷子,到临行了黄少天才通知,他多带了一只饭搭子。


枪王大大还是不说话,用眼神谴责了剑圣大大的言而无信。


黄少天表示发生这种事他也不想的。


卢·饭搭子·瀚文小朋友完全没有打搅了他的少天前辈跟人谈恋爱的自觉,他简直像盏节日里的彩色小灯泡,一闪一闪亮晶晶。


黄少天心虚地挑了家海鲜自助,一人一只清汤小火锅的那种。


 


服务员来点燃酒精炉以前,黄少天跟卢瀚文约法三章:


“第一,不许吃炒河粉。”


卢瀚文乖乖地点头如捣蒜。


这是有前科的,小家伙第一次跟蓝雨战队出门吃自助,他先吃了一份据他说好吃到停不下来的炒河粉。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他啥也吃不下了。


自助餐厅里的面食点心通常做得都不错,是非常甜美诱人的陷阱。


“第二,不许吃虾饺。”


卢瀚文的视线飘向对面,对面的周大帅哥端了一笼虾饺刚刚坐下。


黄少天郁闷地说:“看什么看?他买单,你买吗?”


卢瀚文毫不气馁,他畅想了一下,“我妈妈说,等我满18岁就可以收回工资卡随便花了。到时候各种口味的薯片和pocky都要来一箱。”


到时候外界就不会说蓝雨的小剑客了!他们会说,看呐!蓝雨的那个胖剑客!——黄少天在脑内刷起了弹幕。


周泽楷平白地得到鼓励,他坐直身体,在卢瀚文羡慕嫉妒的目光下吃了一只虾饺。商业表演赛消耗不大,但他早饭吃得少,到晌午了怪饿的,他打算再吃一只填填肚子。


黄少天一个人跑去海鲜区奋战。


黄少天一走,周泽楷没抵御住小家伙可怜巴巴的眼神,把蒸笼往前推了推,示意道:“吃?”


卢瀚文感动不已,偷偷地跟周泽楷分享完一笼虾饺,“黄少好像没说第三条。”


周泽楷挥了下手,难得用长句子阐述想法,“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吧。”


一个语气纵容得像在搞临终关怀。


一个觉得妈妈我看到了大天使,让我数数一共有几只翅膀。


 


等黄少天左手梭子蟹、右手竹蛏王满载而归,看到空了的蒸笼,没好气地说:“你俩真是来吃海鲜自助的吗?”


好吧,他俩至少没有吃蛋黄肉粽这种一个管饱的神物,不然几乎等于自废战力。


周泽楷抿着嘴笑,赶紧从他手里把盘子接过来。


卢瀚文配合地跳起来去扫荡刺身,三文鱼、金枪鱼、象拔蚌、北极贝……抱了一摞碟子回来。


周泽楷坐在位置上以看锅为由,心安理得地等着黄少天投喂他,反正对方知道他吃啥不吃啥。


黄少天并不是那种一定要吃回本的自助餐狂人,他十分善待自己,决不暴饮暴食。


要和肠胃一生长相守的,不能胡吃海喝。


周泽楷领会精神,接上,不抛弃,不放弃。


他们在年少轻狂的岁月里相逢,共享彼此的幸福时光。


 


但既然来吃海鲜,就要以海鲜为主题。


黄少天张罗起小鲍鱼、鲜带子各种扇贝……一趟一趟,像只努力把食物搬回窝里的勤快鸟类。


“不错不错,海鲜区现杀,都是活的。”黄少天捧了只碗,碗里是活蹦乱跳的基围虾,为了防止虾爬出来,上面又盖了只碗。


“扔到沸水里煮当心点,这货爱蹦跶,锅盖要马上压好,别烫着。”黄少天絮絮叨叨地提醒。


周泽楷点点头,沉着操作,又快又稳。


对于吃货来讲,这种时候就不要考虑什么残忍不残忍了,他们考虑的是东西新鲜不新鲜。


死的海鲜,那能吃吗?


两人都没让卢瀚文插手,吩咐他老老实实地啃螃蟹,刺身少吃点,吃现煮的。


不用操心的幸福小孩卢瀚文,他的那只小火锅被黄少天征用了,烫点儿时令蔬菜。


黄少天是什么时节吃什么食物的信奉者。跟周泽楷交往后,他又增加了若干节日,包括情人节,包括清明节……后者,周泽楷会给他寄青团。


黄少天会给周泽楷寄鲜荔枝,彻底体会昏君博美人儿欢心,千里相送妃子笑的感觉。


他俩成了顺丰快递的忠实会员。


偶尔有一次,黄少天收到了一个不知名的电话——“你好,这里是天天快递。”


事后,周泽楷承认,他是冲着公司名字寄的,“好玩呀”。


深感被调戏的剑圣大大说,我以后要是开个物流公司,就叫“楷楷物流”。


 


午餐吃到八分饱,黄少天停了筷子,咬着吸管喝鲜榨果汁。


小卢负责清扫战场,他在和最后一只生蚝奋斗。


周泽楷打算去溜达一下消食,“冰激凌?”


黄少天比了个“OK”的手势,“芒果、抹茶,谢谢。”


小卢不客气地跟上,“巧克力、草莓,谢谢。”


过了十分钟,周大帅哥还没回来。


黄少天碎碎念道:“挖个冰激凌球挖了这么久,他被骗去西山挖煤啦?瀚文去找找。”


一分钟后,卢瀚文带着周泽楷回来了。


他夸张地讲述了如何从妹子群中把周前辈救出来的英勇事迹。


“所以这么长时间你是帮妹子们挖冰激凌球了?”黄少天似笑非笑地拿勺子戳起他的芒果球。


周泽楷解释道:“硬……”


冰激凌冻得太结实,挖球是个力气活,有妹子求助,他不好推脱。


就站在那里挖啊挖啊,吸引了一波又一波慕名而来的妹子。——快去看快去看!那个挖冰激凌球的小哥超级帅!


一分钟比赛上万软妹币的手给人挖了十分钟冰激凌球,你不心疼我还心疼呢!黄少天狠狠地恐吓起他的男朋友,“我真想把你上交给国家!”


剑圣大大扔下勺子买单去了。


枪王大大淡定地帮他把芒果球吃完,觉得比平时吃到的任何冰激凌都甜。


 


End


 


粽子节快乐!


刷了几句SBTJ的台词。


写完之后才发现,于锋大大他也是处女座+A型血。不是要黑他的跟他没关系。指天发誓。


小侄儿这般熊孩子真实存在,而且到目前为止都没能治好那龟毛的癖好,他奶奶抱着马桶上过高铁和飞机。后来大家知道这熊孩子是处女座+A型血,都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



评论

热度(6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