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声.

BG | 听说荣耀大神都过光棍节?

(⊙o⊙):

*即将光棍节来撒点糖,很久没更了居然还涨了粉,多谢不嫌弃!这次依然是白话文


*CP按照出场顺序是:张楚/叶橙/肖戴


*设定大概是第11赛季叶修还留在兴欣打酱油


*不看电视的lo主百度了一下才知道我是歌手它不是个选秀节目o_O










11.11  AM09:00 霸图


最近很红的一台节目叫“我是歌手”,白言飞觉得张佳乐前辈一定是这节目的忠实观众,每天都能在霸图的训练室、食堂、宿舍、走廊等等地点,听到张佳乐在哼歌。


以至于他破天荒地认为,有队长在一起吃饭也是个好事,起码队长在时耳朵不会被荼毒。


这几天张佳乐哼的调子是“咱霸图的人”,歌词都随性地被他改成了“咱霸图的人,都是老男人”。他好几次想吐槽自己还年轻的很,每回看到副队淡定地走开就住了口。


跟那几位不算一辈的副队都没说什么,他这个做后辈的能忍、也就忍了罢。


流年不利,因为晚起食堂满座不得不跟张佳乐拼了桌的白言飞心里默默给自己点了烛。没想到今天的前辈却意外的安静,倒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其实我来食堂的时候碰到张新杰了。”


“副队都这个时候吃完的,不奇怪。”


“奇怪的是,我就唱了那么一句,他就说‘我不是’。这画风不对啊!你说呢?”


白言飞心想你果然还是唱了,出于礼貌地问了:“你唱了什么?”


“就是‘咱霸图的人,都是老光棍’。他反驳啥?都是单身汉,相煎何太急,言飞你说是不是?”


“呃,副队他大概是听错了?”




11.11 AM10:00 兴欣


陈果顶着个黑眼圈来到训练室,昨晚熬夜抢拍留下的后遗症明晃晃地挂在脸上。同样被陈果拉去帮忙的唐柔就不是,在座位上对她露出了一个精神的笑。


“早,果果。”


开门的瞬间她以为自己睡眠不足产生了幻觉,本来还算宽敞的训练室被几个巨大的箱子占去了不少面积。


“这是……?”


“不好意思,果果,我爸最近刚学会网购,前几天说买了东西给我,没想到有这么多。”


“哇靠!有人来砸场子?”尾随而来的包子两眼发光。


乔一帆从箱子的背后探出一个脑袋:“魏前辈,我看过了,都是吃的。”


唐柔明显松了口气,“果果,麻烦你都拿出来分了吧。如果太多给客人和网吧的其他人也都分点。给大家添麻烦了,我会让爸爸注意的。”


“来来来,老板娘靠你了,老夫还没吃早餐呢。”魏琛说着又抽完最后一口,把烟蒂掐在了烟灰缸里。


“没吃早饭你抽什么烟!”陈果瞪了他一眼,一边认命地分配起了各色零食。“有瓜子——咦叶修和沐沐呢?”她这才发现少了两个人。


“沐沐一早被叶修叫走了,说让沐沐陪他买衣服去。”唐柔面对惊讶的陈果耸了耸肩,表示也不清楚是什么情况。


“叶修那货买衣服难道不是淘宝搞定就可以了?”方锐一脸“才不信叶修这么有品”的表情。


“需要老夫告诉你们真相吗?”魏琛翘着二郎腿,“老夫昨天可看到老叶还带着两张电影票。”


电影票?充值送的吧?陈果腹诽。




11.11 AM11:00 雷霆


上午的训练结束,队员们陆陆续续地离开去吃午餐。肖时钦环视了一周,看到整个房间里就剩下戴妍琦伏在自己桌上。


——睡着了。


十一月的W市刚步入深秋,即使开着空调也称不上是暖和。他不无担心地,把她从梦中叫醒。


“队长?”刚抬起头的少女眼神尚未聚焦,瞳孔蒙了层雾气,迷茫地看着他。两秒钟后忽然清醒,“队长,啊啊,对不起我太困了……”


“没事。”肖时钦顿了顿,接着道,“天冷,下次别在训练室睡觉。”


“哦……好。”她大概以为会被说几句,一时反应不及,“对了队长,我下午能请假吗?”


“累了?下午回宿舍睡吧。”


“不是……今天说好了完稿,下午和其他几个写手画手语音交流一下,诶我昨晚好不容易赶完的稿子就是想今天参加。”


所以才会熬夜累到在训练室睡着。意识到这一点的肖时钦觉得有那么些不爽。明明是雷霆的队员没能够跟上正常训练,居然还是因为这样的理由。这次又是什么本……他在心里苦笑一声。


“……约的几点?”


“两点半。两点之前要训练的话也没问题!”


他想了想,“快去吃饭,吃完睡一觉,两点我来叫你。”


“谢谢队长!”她从椅子上跳起来,马尾也划出一个优雅的弧度。“队长队长,一起去吃饭!”




11.11 PM13:00 H市


“你还真的买了……还以为你只是说说。”


“是你说的鞋子要试一试,你的话能不听吗。”叶修提着六个袋子,其中一只是他的新鞋另五个属于苏沐橙,心想着果然不出所料。


“不错,继续保持。”


“既然要保持,我觉得得有个奖励机制。”


“比如?”她很自然地就问了出来。


“陪哥看个电影?”


苏沐橙想起自己不止一次抱怨过,当初还小,叶修忙得没空陪他;等到自己也入了联盟,一张脸成为了移动招牌,走到哪里都会被认出来。和叶修一起看场电影的愿望,多年来始终未能实现。这到底算是谁奖励谁?她笑了开来——他一直都记得呢。


“听说今天会有人故意订间隔开的座位,票好买吗?”


“放心,提前买的最后排情侣座。我们晚点进场早点出来,万一有人经过你就朝我这边靠靠,假装是秀恩爱的情侣。”


“只是假装啊?”


“重点是假装秀恩爱,不是假装情侣,行了吗?”


“那还差不多。”


叶修按了按太阳穴心想幸好不是在队里,被方锐知道这种对话分分钟po上微博,死100次都不够看的。




11.11 PM14:00 雷霆


戴妍琦觉得也是心塞。生理上困的要命,大脑却倍儿活跃。脑子里不停回放着“队长向她提供叫‘床’服务”单曲无限循环。其严重程度甚至让她怀疑自己一会儿会忍不住向同好分享这个梗。


下午的训练肖时钦特地做了安排,好让两点这个时间段自己正好能有间隙闲下来。退到走廊拨出电话,回答他的却是关机的提示。


戴妍琦在自个儿床上天人交战了一阵,连手机没电自动关机都不曾察觉。蓦然听到有人敲门,然后队长的声音响了起来:“妍琦?”思维上还来不及反应,人已经条件反射地跳起来去开门。


然后雷霆的队长看到小姑娘乱蓬蓬的头发和扣歪了的睡裙有点想笑场。


“啊——!!”


门又瞬间被“砰”地关上。


“队长队长,我、我换个衣服等等!”


“已经起了?那我先回去了。”


“等等,马上好QAQ!”


“还有事?”他笑,“我倒是有个问题,晚上有空?”


“怎么了?队长你心太脏就半天假都要补回来?”


“什么时候出个肖戴本补训就算了,怎么样?”


“没问题!……诶?队长你说什么?”门那头的心一秒停跳,转瞬又加倍地乱窜。脸红得烧了起来。幸好是隔着门,戴妍琦想。




11.11 PM15:00 霸图


今天的霸图,张佳乐绝对不算是最尴尬一个,白言飞觉得自己倒了八辈子大霉才鬼使神差地想去挂断副队的手机结果不小心碰到了免提,更不知道自己是那根筋不对去打听对方是谁,然后就有了整个训练室被雷劈的那个瞬间。


事情的经过是张新杰去厕所没带手机,有人锲而不舍地给他一直打电话,默认铃声回荡在安静的训练室。白言飞就在隔壁桌,更是不堪其扰,在第四次电话响起时他看到韩队朝那手机伸手,自认为明白了队长的意图,他依靠地理优势主动去碰屏幕上的红色按钮,却因为在意队长的表情而摸到了旁边的免提键。电话一接通,另一头就传来一个女声:“张新杰你倒是给我接电话!!!”


响亮的声音在那一刻让整个训练室的人停下了动作。始作俑者只好硬着头皮问:“副队长他人不在,请问你哪位?”


那头沉默了两秒后回:“我是他女朋友,让他回来立刻给我回电话。”说着就立马挂断了电话。


本来还能听到键盘和鼠标敲击声的训练室顷刻间鸦雀无声,好半晌不见有人动作。后来秦牧云说了句“刚才那好像是楚云秀前辈的声音”,整个房间的队员又迎来了新一轮的呆滞。


张新杰回来后,所有人都神色微妙地瞟他,唯独白言飞心虚不敢。虽然隐约祈祷大家都保持沉默不说破刚才的事,但是很快这一幻想就遭到了郎朗打击。韩队当场跟张新杰说了实情,声音不高不低也足够周围一圈人都能听到。对话的结尾是队长问“楚队这么急找你有什么事”,副队答“不过就是告诉她要的东西没拍到”。说完凉凉的眼神就往自己这里瞟。


妈呀好可怕,白言飞这一刻唯一的念头就是想去确认下张新杰的作息以及和霸图和烟雨赛程,惹了不该惹的事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躲躲躲了……




11.11 PM18:00 霸图


一天的训练结束,张新杰果然准时离开。看着他的背影白言飞忍不住松了一口气。张佳乐默默地跟他走在一排拍了拍他的肩:“我也是没想到……没想到张新杰真的不是……而且对象居然还是烟雨的楚云秀。”


他听了愈发悲从中来。他也是万·万·没·想·到·啊!




11.11 PM19:00 W市


“诶诶不是加训队长你吓我。”戴妍琦捧着菜单目光直在倒数几页徘徊,“可以再点个甜品吗?”


“好。”


明明没有喝酒光是看着队长的笑就觉得醉人,真的不是错觉吗?




11.11 PM21:00 H市上林苑


“好累——”苏沐橙毫不忌讳地倒在叶修的床上。


“跟我比还好吧,大小姐。”


“你也来躺会?”


那人掐了烟,在她躺着的同一侧靠了过去,鼻尖蹭到她的额头,痒痒的却讨厌不起来。“谢谢邀请。”他的声音就在头顶。


“不客气。”

评论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