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声.

征程。

执之深蓝。:

Chapter3.“你的魔道学者,还不配称魔法师。”
第一轮顺位第一场是瑞士对丹麦,东道主瑞士6:4拿下丹麦。顺位第二场韩国对荷兰。这一场,韩国拿出了身为“世界游戏领跑者”的风采,8:2大败荷兰。个人赛更是三场全胜。
顺位第三场,中国对意大利。
规定比赛场内座无虚席,除去少部分非双方粉丝,中国荣耀粉和意大利荣耀粉各自盘踞一方,无形中形成一种修罗场,左边修罗右边罗刹,气势相撞不分高下,似乎准备随时开掐。
“荣耀世界联赛第一轮第三场,中国队对战意大利队。”主持人斜身,背后的大屏幕打出今天对战的两支队伍名称,下方是两个同样大小的0,“请个人赛第一场参赛选手到比赛席就位。”
“啊,是这个人。”叶修往意大利队那边瞟了一眼,“和我们之前推测的出场顺序对上了。”
“也许是他们也猜到了我们的布局所以干脆出此对策,换位思考之后推断出来的。”喻文州点头。
“嗯。上吧孙翔。”叶修朝从选手席站起来的孙翔挥了挥右拳,“一叶之秋在我手里会赢得。”他激他。
“哼!”孙翔冷哼一声走出选手席,手指探入口袋捏住账号卡的边缘,指尖所触账号卡上的标志,熟稔的感觉令他信心倍增。
“Dear ladies and gentlemen, allow me to introduce the pleasure for you. Glory from China national team players, Xiang Sun. From the Italian national team glory, moss。”
选手就位。
中国队选手孙翔,账号一叶之秋。
意大利队选手莫斯,账号斯托卡尔。
插入账号卡载入角色,弹出roll点的界面。
孙翔没多想移动鼠标点击弹框,画面上的数字飞速滚动。一闪而过的红色定框时不时在一些或大或小的数字上做一些令人心惊肉跳的停顿,最终完全定格。七十七点。
孙翔组织到莫斯roll了多少点,系统判定还在运行就说明对方还没有roll完。大概是他动作慢了,roll点速度落后于孙翔。
系统判定姗姗来迟,界面一暗闪出了选择地图的提示框,下面整齐的罗列着二十一副地图,孙翔嘴角一扬暗嘲莫斯手背,拉着滚动条一直向下。
对战席的选手是位置双方点数全靠系统判定先手权,而坐在旁观台上以第三人称旁观的众人则可以清晰的从全息投影上看出两人的点数。如果他们得知孙翔因为自己的先手权而自豪,大概会好奇这人哪儿来的自豪感——孙翔roll出不上不下的77点,莫斯roll出让意大利荣耀粉大呼手背不服的76点。
点数公开的一瞬间,意大利荣耀粉在现场掀起一波高潮,一脸悲愤的对着这边的中国荣耀粉和中国队比出了终止,嚣张的甚至临时用谷歌翻译的速成中文朝中国粉丝叫着“一点算什么,让我们的‘魔法师’把你们直接打爆!”
中国荣耀粉大多点过嘲讽技能,呵呵一笑开了国骂,中国语言的博大精深此时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上海人爆一句杭州人跟一句,陕西人和昆明人对着那边一唱一和跟双簧似的,北京人笑看意粉扯B,新疆人淡定的掏出凶器,随时准备干爆那边的那票人。
突然觉得此刻比赛场上坐的不是俄罗斯和中国真是太好了,否则格斗荣耀可就真变格斗了。
孙翔选图完毕,漆黑色的全息投影上打出四个暗紫色蛛网缠绕的大字——幽暗圣殿。
“中国队选手孙翔选用了‘幽暗圣殿’这个地图,看名字不难猜出这张图的大概形式,以一座黑暗圣殿为中心,四边扩展,看起来对双方都不是很有利。而本次战斗也不负为神级对决,中国的‘斗神’对意大利的‘魔法师’。”*
一方是中国的斗神,还未到巅峰就已如此强悍甚至可以再上升的孙翔。
一方是意大利的魔法师,浸淫荣耀六年打法多变及擅借用地图的优势的莫斯。
同职业系之间的神级碰撞。
孰胜孰负,在战斗还未开始之前,都是未知数。
倒计时归零,原本黑暗的荣耀界面倏然亮起,入目便是地狱式的紫黑,遥远的漆黑天际时而划过一道闪电照亮一切时而暴起雷声震得角色听不到其他声音,地上到处堆着森冷白骨,头盖骨上漆黑的眼洞叫人有种说不上来的背后发凉,一直延伸到前方,反而将那因太远而显得过小的黑暗礼殿衬得越发恐怖。
一叶之秋刷新在地图右侧,斯托卡尔在左侧。
手持却邪的战斗法师冲出刷新点,火红色的额带被烈啸而过的风扬起,带着不胜不归的气势一往直前;骑上幻世泯灭的魔道学者腾空而起,像是开了加速似的向前飞去,身上暗紫色的斗篷与身边的景物融合在一起难以分辨,环绕着谜样气息欣然赴战。
一叶之秋没有绕路直接赶向了黑暗礼殿。战斗法师本就是个霸道的强攻系职业,继承了战斗职业的物理攻击与法师职业的魔法攻击,本身自然也继承了他们的光明磊落,这个职业无法猥琐,更何况孙翔本人就是个直性子,猥琐和他八竿子打不到一起。
斯托卡尔一样没有绕路,骑着幻世泯灭紧贴地面飞行,扫把尾部散下的晶莹蓝光在暗色的地区里一闪而逝。
逼近!
一叶之秋的视角里出现了斯托卡尔。
斯托卡尔的视角里出现了一叶之秋。
随着距离的接近彼此的身影在视角里越发清晰,战意更浓。
一叶之秋率先出手,天击跟龙牙连落花掌是战斗法师最基本的战斗起手式,不仅非常实用,命中后产生的炫纹又是战斗法师的一大杀器。
只是,却邪不中!
同体晶蓝的扫把精准的架住了却邪,武器碰撞的清脆一声点开了碰撞的帷幕,挑起无限战意。
却邪一击不中一叶之秋迅速收手,后跳一步还未落地凌空就挥开了武器,战斗法师的战矛蛇般挥来,极刁钻的攻向对手最难以防守的地方,令人十分难受。只是对方也并非等闲之辈,执了扫把便来招架。
“Hey,boy。”莫斯动了动耳麦以一口不太流利的英语开口,“The offensive is very fierce。”斯托卡尔且战且退,看起来对一叶之秋的极快攻击力不从心,却是每一次挥动扫把都正好架住却邪。
孙翔不语,手下操作再猛一层,原本就飘忽在三百左右的手速又提半分,连带角色的攻击的速度也快了几分——攻速缓慢的战矛硬生生的被他当做了光剑,挥刺挑杀,招式的连续从头到尾没有断过一下。
最为简单的武器碰撞被华丽的走位和精准的格挡修饰成了养眼的过招。
圆舞棍!
这一击隐藏在一记刺击中,隐晦的藏起了杀机。
却邪挑起魔道学者凌空而起,一叶之秋拧身甩臂,空转270°的大风车,乌黑的却邪在空中因几块的甩动留下淡淡的残影,像是定格住助长一叶之秋的战意,人倒矛收,强制倒地类判定技能无法受身,被扯住就只有被甩砸的份儿,加之视角270°的大反转真心倍儿爽真心很多次都很难适应。
斯托卡尔仰面倒地,砸地时的冲击波竟使莫斯的屏幕也随之一颤,他晃动鼠标迅速调整反转的视角向在最短的时间内重新掌握一叶之秋的动向,好在角色起身后发动最强力的反击——强制倒地到起身会有两秒的时间,如果一叶之秋在这段时间内做出任何攻击,他都只能躺着挨打。
莫斯在角色视角能视的范围内快速转动着,心里除了震惊别无他想。
不见一叶之秋的身影!倒地时是不存在遮影步这种技巧的,遮影步只有对手浮空时才有用。那么,如果地上没有……
糟糕!
莫斯突然有一种危险的预感,斯托卡尔起身的一瞬莫斯抬高视角。显示屏中来自东方一身火红的战斗法师全身浮空双手握矛向后举起,矛尖聚集大团魔法能量,赫然是大招起手式,只是那矛尖的魔法聚集怎看怎是已经完成的样子。
莫斯心里一紧,右手鼠标一甩,左手抹过键盘猛地敲下。屏幕中的视角兀然后移,接连两个后跳,莫斯大爆手速只为抢这两个后跳。魔道学者此时能用的无论哪个技能现在出手都不可能打断或者破掉一叶之秋接下来的攻击。所以他只能抢出两个后跳的时间。
战矛卷着巨大的能量和聚集在身边的狂风砸了下来,势如破竹。
战斗法师技能,强龙压!
斯托卡尔退了两个身位格处在相对安全但是还在攻击范围内的地方但是躲过了系统判定的强制倒地区域,只受魔法能量与震地产生的少部分伤害——这已经是他能抢出的最多的后跳格数了。
斯托卡尔扬手挥袖,暗紫色的斗篷脱手而出朝一叶之秋兜头盖去,乍一看像是斯托卡尔甩了自己的斗篷当掩护准备裸奔的样子。
魔道学者技能,暗夜斗篷!
强龙压从空中到落地的过程是无法取消的,这类让人诟病的问题在很多大招上都有非常直观的体现,或是无法取消或是收招僵直或是吟唱只需一击便可打断等,斯托卡尔也正是看准了这一点才扬手一个抓取技能,既能抓过一叶之秋又能打断强龙压少一些伤害。
暗紫色的斗篷飞出裹住一叶之秋轻松打断强龙压,斯托卡尔又一扬手准备丢出早就准备好的魔法道具,却见视角中有个和暗夜斗篷同色的东西朝自己飞来然后炸裂,正掏东西的斯托卡尔陷入僵直,一秒半。
僵直状态内斯托卡尔纵使可以连接外挂也动弹不得,惊讶之余他转动视角看向一叶之秋,率先入眼的是却邪上多出的一圈紫色光环,缠绕在矛尖煞是好看。莫斯突然反应过来刚才那一下是怎么回事,刺击中得手的圆舞棍产生的暗属性炫纹,一直都是战斗法师的一大武器,炫纹发射炸裂时产生的伤害暂且不说,但是僵直与继续浮空就足够让人恶心,此时被打断攻势更是让人火大。
一叶之秋技能被打断无需释放的时间,一杆却邪挥来撕裂身上的斗篷,落地后立刻冲上——刚才的炫纹发射是孙翔在赌,是他的手速快还是斯托卡尔的手速快,炸裂开的炫纹孜然证明了孙翔的绝随手速——他比他快,快了那么重要的零点几秒。
斯托卡尔僵直解除,酸雨干冰随手召来,抛起一枚星型纹章暗藏其中。一叶之秋也不躲闪,斗神在孙翔手下杀气四溢的拎着却邪准备硬闯这片雨水。莫斯轻扬嘴角,上场之前他们的领队交代过,对手是个操作很猛但是脑子不太好的选手,挑拨其他的战意后就一往直前绝不后退。他压孙翔绝对会硬闯,从业六年但看刚才孙翔与他的交手即使领队不说他也可以将孙翔的操作习惯推断出来、
只是,一叶之秋冲着冲着骤然停住,孙翔终于开口:“傻逼,你觉得小爷要闯,小爷偏不闯。”一叶之秋站住不动。“你不是意大利的‘魔法师’吗,有胆让我见识见识不?”他的语气依旧傲气十足,咬重的‘魔法师’三个字不无嘲讽之味。
莫斯此刻是真觉得人生寂寞如雪,偏在你穿的少时下大暴雪。
莫斯同孙翔打心理战,且战且退引他战意上涌意下强攻。
叶修同莫斯打反心理战,随其发展营造假象虽然真相与他相差无几但是一分的不同便不是真相。
没错,同莫斯打心理战的不是孙翔,而是叶修。否则以孙翔这二货的冲劲估计早就一头撞过去了,叶修翻看录像时就找孙翔谈了这事儿,言语上的挑衅加逗弄终于将他弄得服帖下来。

黑暗礼殿下战斗再一次触发。
魔道学者的扫把舞得几近出现连续的残影,扫把舞中夹着清扫,每一击排除都是未知的——是实打实的碰撞还是技能与技能的高下,分不出来……战斗法师将战矛挥的生风,叮叮当当的当着来自对手的攻击时不时还回一记攻击——最普通最基本的反而是最困难的,没有技能加持的攻击与招架靠的全是反映判断与手速。
局面僵持,双方皆不让步,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转眼已是两分半钟,这两人还是在交手。而无论是观众还是选手席上的选手都想看到转机,还有战机。扭转战局可以取胜的机会。
转机!
天击挑中,斯托卡尔应招浮空,一叶之秋接上一记落花掌,将他轰到远方,附赠两个魔法炫纹过去,彻底拉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斯托卡尔凌空抛出一枚星型纹章化作光线射向一叶之秋。
魔道学者技能,魔法折线!
孙翔没多当回事儿,角色右跨一步便避开了那道光线,抬腿欲追之际角色猛地一抖,没跑出去就见到血条一跳下去一点儿,再接下来的攻势彻底出乎孙翔的意料,数条金线呈包围之势朝他射来,上跳的地方也被交叉的金线封锁,躲不开逃不掉,躲掉其中一个不过是加快被其他击中的几率罢了。
噗噗噗噗……
数道金线仿若钢琴丝穿一叶之秋而过,洒出一簇一簇的血花落在地上渐在衣上,陪着此时的环境有种勇者被魔王痛打的凄凉感。
孙翔懵了一瞬,他只见他打出了一枚纹章为何有如此之多的攻击?这一懵,第二波回击到来。
金线从背后射来,全数打在背后竟冲的一叶之秋向前趔趄少许,这一趔趄不打紧,火红炽热的熔岩迅速灼烧上来,每烧一下都是一次心惊肉跳的血线跳动,加之刚才全数背击的20%伤害加成,原本相差无几的生命瞬间拉开足有12%。
78%对66%,如何逆转,莫斯全面爆发,攻击越发难以预测,尤其是他在这图中好以魔法折线攻击为主,倒真像是一位魔法师。


孙翔一抹键盘咬牙打算硬闯,这熔岩里带多了会产生灼烧状态,每秒跳一下共跳十秒的灼烧状态对技能的全面施展和攻击都有灾难性的破坏。操作刚做出来,一叶之秋尚走出约三个身位格,迎面撞上如网的金线,此时的硬闯更像是自投罗网。
“操!”孙翔怒骂一声,一记落花掌推出角色被送前顶着两道金线而出,而后顾不上别的甩开战矛就赶上了那边悠哉的斯托卡尔。人未到,战矛已到。
“看你背后。”莫斯不躲,淡淡的说了一句,似乎料定了这一击不可能捅到自己身上。
孙翔咬牙,他觉得他不傻这种只能骗三岁小孩的话极不可信,一叶之秋视角不动果断送上战矛,锋利的矛尖几乎在斯托卡尔的脸上留下寒光,映出最刺骨的杀意。
却邪突然停住,一叶之秋再受背击。血花喷洒将衣袍染得更红,斗神就这么举着却邪前倾的身体前后浴血满是红色,他妈的什么浴血时的身子悲壮而英勇,一叶之秋这个浴血的样子看在中国荣耀粉眼里除了虐就是虐,他们可不希望一叶之秋悲壮,那是形容飙了血然后一去不复返的。
斯托卡尔扬手又是一个熔岩烧瓶轻松逼退一叶之秋,又一挥袖暗夜斗篷蒙头盖来,像个张开口的黑洞,孙翔火大,一叶之秋抬矛一记连突送了过去,龙牙紧跟着补上,斗篷落地的一瞬,一身血红的战斗法师动了,霸碎扫出360°的大圈,乌黑的长杆战矛精准的迎上不知何时射来的几道金线,地上泥土全部翻立而起。
却邪攻击特殊效果——山崩!
泥土翻地而起腾到半空遮去了两人的视线,半径两米之内飞沙走石。
斯托卡尔手微微抬起,星型纹章接连抛出,半空化作金线射了出去,斯托卡尔手上不停,抛扔快的几出残影,统计记录上的手速直直翻上了四百,数十条金线破空而去,有的装上了沙石便共同炸裂消失,有的击中沙石破裂后拐一个奇异的角度射向别处。
沙石后一叶之秋目睹这一情景,孙翔心理也暗叹一声,这微操技术着实恐怖,真的是高手啊,只是可惜……孙翔唇角勾出嚣张的弧度,沙石后的战斗法师是战矛端到胸前,孙翔鼠标一甩,夜空中一道巨大的白色闪电撕开天际,向市委战斗法师照亮前路一般,战矛猛刺向前,一道酷似魔法射线的光射了出去。
战斗法师技能,怒龙穿心破!
穿心的是一道光,也只是一道光,满地的泥土与折射来去的光线是最好的掩护,一击穿心,斯托卡尔的心口喷出一把血,极为真实的前抛洒落。他连多都没有躲。
“聪明。”叶修咬了根烟在嘴上,碍于标准没有点上。“大概是他先前四年的人品和智商全爆在这里了。”
幽暗圣殿,是个闪电足够量足够闪瞎人的图。却邪刺出,穿心破在白亮的闪电下冲出去,乍一看反而像是斯托卡尔自己发出的折线的反射线。
“嗯。”喻文州颔首,“这图损人损己,利人利己。”
莫斯疏忽了,他连续两三次的射线成网的得手使他有了些许的侥幸,本以为他该看出结果只是被动挨打,他利用黑暗礼殿的玻璃窗进行了反射攻击是他临时决定的,与一叶之秋交手时他就在观察周围,一道闪电划过时他注意到了反光的玻璃。
“只是他最后打碎泥土的反射光线,怎么那么多。”苏沐橙盯着手机,同步播放这场比赛的视频被她拉后到斯托卡尔最后抛扔纹章的地方。
“应该是武器攻击的特别效果,类似兴欣唐妹子之前那个坠月穿云有几率生成同一属性炫纹无视防御攻击的,他的银武上自带的攻击下过应该就是折线攻击多次时有较高的几率生成多个同类攻击。”黄少天虚指那把幻世泯灭,“刚刚才那一波攻击他扔的是折线和射线混合的,不过孙翔这小子运气真好先爆了山崩,再利用闪电时发大招怒龙穿心顺着过去。嘿嘿,王杰希,你说这人与你差距多大?”
黄少天跳跃了三个重点,转折极快。王杰希盯着全息投影上的斯托卡尔:“不知道,也许差不多,不过很想与他交手。”来一场同职业的神级对决,来一场“魔术”对“魔法”的对决。
这边正分析,途中两人的胜负也快分晓。
23%对24%。斯托卡尔1%领先微弱。
赛事进行到这里也是彻底进入白热化了。
光线昏暗的地图中不断闪现出一道道绚丽的光影,配合着幽暗圣殿苍远的风声却只显得凄凉。
而代表两国的“荣耀”也在这里公然碰撞,究竟是鹿死谁手?一切都还是未知数,哪怕斯托卡尔的HP有1% 的领先,但在荣耀中以HP远低于对手而后大翻盘大获全胜的事例不在少数,差的十几二十几都有,更别提这区区1%。
但就大来看,优势依旧在斯托卡尔这边。
黑暗礼殿下,两道人影犹如磐石般矗立两边,一道笔直挺立,一道眼眸微闭,为即将进行的惊世之战最后养精蓄锐……
终于,千万道目光的注视下,那道身影动了,在无属性全文速度加持下,移动速度大幅度提升的一叶之秋向前移动数步,右手轻抬,天击出手。
总的来说,天击的伤害并不出众,但胜在冷却短,速度快,且等级加的越高浮空越好,用来破招牵制敌人自然是当之无愧的第一首选。
另一边斯托卡尔似然也不会闲着,改良修鲁鲁瞬间前扔,又布置出一片酸雨。银武幻世泯灭上的魔法加成率使他的魔法成功率接近百分之百。
阵已下好,就看斗神敢不敢闯。
而孙翔也无愧于“斗神”之称,却邪前指,瞬间涌上一层金光,像是战神一般猛地向前冲出。正是战斗法师中单体攻击最霸道的豪龙破军,技能带着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气势冲过酸雨。
“这不可能?”另一旁的莫斯一副活见鬼的表情,荣耀个人赛时,所有高级技能都会有初始的冷却时间,这冷却时间只能随技能等级的升高而减少一点儿,而技能的提升就是技能点的增多,他们之前了解的,一叶之秋的技能点只有五千二三百就算多了活动再怎么都只可能是五千三四百就是极限了吧,算准了时间的他才大胆的站在这里,却被豪龙破军的冲势狠狠打脸。
血线被迅速拉下。21%对18%
莫斯的疑问也被众人察觉,一时间议论纷纷,孙翔可不管这些,趁此机会迅速连击,记录档案里连击炸了锅一样往上翻这,却邪在其手中犹如黑蝴蝶一样飞舞。
天击,圆舞棍,炫纹发射,天击,落花掌,龙牙,炫纹发射,圆舞棍,霸碎……
一套十分通俗但是伤害不可小看的连击。却令斯托卡尔原本领先的血线瞬间落后,尽管他在看到豪龙破军的瞬间就爆了手速尽量后避,但伤害依旧不可避免。看准豪龙破军结束的一瞬,他骑上扫把逃到黑暗礼殿的一角,安静的给自己加着魔道学者能加的所有BUFF,既然系统没有判定孙翔失去资格,就代表他没有开外挂。
想到这里,莫斯深吸一口气,让方才剧烈跳动的心脏逐渐平缓下来。
而反观孙翔,似乎还沉浸在方才连击的快感中,看到双方血线的相差,还有盘缩在一角的斯托卡尔,想也不想就是一招百龙流星打冲了过去。
乘胜追击,在每个人心中都有着类似这种的想法,尤其在对手虚弱盘踞在一旁时更甚,孙翔更为有过。
眼看这一撞若是成功,就要撞出中国的荣耀,观众们也睁大了眼睛准备见证这一足以称神的时刻,屏住了呼吸,让心脏的加速跳动带动神经的兴奋。
这时,斯托卡尔动了,他双手上扬,头顶的天空忽然划过一道青色的闪电,那闪电竟跃然而下化作锁链缠向了那边冲过来的孙翔……
魔道学者技能,闪电锁链!
瞬间,斗神前冲的身形停顿,然后在斯托卡尔的操控下笔直向上。
清扫,斯托卡尔扫把前挑,一叶之秋还未落地就又向上。
重力加速拍,斯托卡尔挑起扫把下拍,正在笔直向上的一叶之秋被瞬间拍下,又在落地的一瞬被扫把接住,旋风浮空。
“暗夜斗篷,清扫,扫把舞,扫把旋风,魔法射线,熔岩烧瓶,酸雨干冰……”
在孙翔的战斗法师连击后,莫斯的魔道学者也来了一套攻击可观的攻击,收手时莫斯一记吹飞的攻击,补了一个熔岩烧瓶。
到了,转机已过,在近15%的血量纠缠后,迎来的是战机。
浮空状态的一叶之秋一矛挑爆空中的熔岩玻璃瓶,落地后一个翻滚起身后跨步侧立,孙翔猛击键盘,一叶之秋送出战矛,化为黑龙绝尘而去,惨白的闪电下黑龙咆哮而过,龙目怒睁紧盯斯托卡尔。
直线攻击系的伏龙翔天。莫斯不敢大意,操控角色骑上扫把往旁边撤去,扫把尾堪堪擦过黑龙。千钧一发!晶蓝色的粉末瞬间落在扫把尾,斯托卡尔翻身上去冲向一叶之秋。
他算计好了一切,瞅准了伏龙翔天的收招僵直,加驱散粉和寒冰粉拖延住孙翔的动作再压制攻击,打最后的一波流。
孙翔这边怎会毫无察觉,APM骤然飙升,直接突破了四百八十奔五百而去,键盘上飞速移动的手指,握住鼠标甩动的手征兆这此时进行的操作的复杂与困难。
斯托卡尔一把驱散粉刚出手,就觉视角一变而后变为仰望,满眼闪电夜空,以及那条仅能看到半身的黑龙,身体拐出一个奇异的弧,像是硬生生被人扭曲了一样,回头冲向自己,龙头大张转眼咬上自己,散发着至强的魔法波动一记肉眼可见的巨大攻击力,丝毫不落的全中在斯托卡尔身上。
伏龙翔天·龙回头,全中!
这个技巧曾是孙翔为证明自己比叶修强而改进的,离开嘉世加入轮回后他在没用过,甚至是在挑战赛最后一场后就没再用过,不仅仅是这一招有限制问题,而且因为叶修,伏龙翔天·龙抬头的创始者,他说“把它当做荣耀而不是炫耀。”这记龙回头是他的荣耀,但绝不是他的炫耀,或许曾经是,但现在,绝不是。
孙翔成为职业选手四年,在越云的两年,他的强势与队里的人他人的捧夸助长了他本就嚣张的性子,他高傲甚至不可一世,狂剑纵横赛场锋芒毕露。
在嘉世的一年,他拿到了联盟顶尖的账号一叶之秋,接替叶修成为队长,很是风光很是嚣张,本以为会带领嘉世重铸辉煌,他向韩文清挑战,声称解决他们之间的一切恩怨,却输在了最后一步,被对方无情打脸,接着沉沦挑战赛一年,最终那个归来的君莫笑敲出:“荣耀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游戏。”时,屏幕前我这一叶之秋的青年木然想起一年前叶修那句“把它当做荣耀而不是炫耀。”从茫然到醒悟,一天之内的大起大落令他忽然醒悟,纵使现在有回天之术也是输了。
嘉世,输了……
数月后,嘉世挂牌出售,他带着一叶之秋来到轮回,成为队中不可缺少的攻坚手,嘉世的经理使他失去了一些得到了一些,他依旧嚣张但也内敛了许多,一如既往的强硬中也终于有了些不一样的东西,伏龙翔天·龙回头被他放到了最底的地方,他只想,有一天用出它时,不是为了炫耀操作的厉害,而是为了深埋心底的荣耀。他的荣耀。
龙回头全中的顷刻,是孙翔的蜕变。先前四年的磨砺终于在此刻破茧爆发。首战,孙翔或许已经凭借他的操作具备了封神的资格,但或许还不具备。
心怀荣耀,即战无不胜。这是中国队的口号,是他们的信仰。
他心中仍然燃烧着对冠冕的渴望,坚持朝目标前行,他本就是不败的王者,他渴望冠军一如当年他渴望成神一般。
龙回头全中斯托卡尔,血线差距10%对4%,一叶之秋6%绝对领先。
僵直四秒,而被击中同样也是僵直四秒,那么拼的就是四秒之后那零点几秒的手速。
手速再升!
若有人看到此刻的孙翔大概会惊叹江湖失传已久的无影手重现江湖——快的连按过的键都要看不出来了,错觉之中有些许他只是虚按的感觉。
矛来,帚去。
莫斯自信这一击快于孙翔,驱散粉已经撒上去了,减速效果可不是四秒就可以结束的。这自然包括了武器的攻速。战矛的攻速本来就慢,再被消弱一些那真和用盾打三段斩一样了——慢成龟了。


哪只一叶之秋这一击并非攻击,却邪一歪架住了挥来的扫把,挽了一个矛花上下一滑竟带倒了扫把,游不动声色的抹去了斯托卡尔生命的一个零头.
V字天击,顾名思义就是通过鼠标的滑动控制上挑的天击滑出类似两次攻击的技巧。
光属性炫纹飞来炸裂,金色光环环绕上一叶之秋的双手,随机加的龙牙光属性炫纹攻速增幅已达30%甚至更高,直接抵消了驱散粉的影响。
V字天击挑中,确有攻击,也确有浮空,但终归还是因为两次上挑而减少了原本可以有浮空高度,斯托卡尔舞起扫把就是一记扫把旋风,直逼一叶之秋。
莫斯红了眼,他打拼六年封神三年,要说巅峰实际上早就过了,之所以还坚持着不下滑,源于他还不想放弃的心——谁会想放弃自己的荣耀?谁会甘愿被时光蚕食?巅峰之前是艰苦的上升,巅峰之后是无人想有的下滑。无可避免,所有巅峰后的老将凭的都是那一腔热血与不愿停下一往直前的逐梦脚步。莫斯很幸运,他入选了国家队,他走了一条荣耀的岔道,他自认为路的尽头会是一座世界级的奖杯,于是他死命前冲,谁想半路杀出程咬金,他不想停下,于是抄起家伙就上。
不顾其他,莫斯放任自己的手速也随之狂飙,冲破五百奔六百而去,扫把旋风在有意的控制下每一次挥动都有明确的目标,直奔一叶之秋而去。他不想输,他是“魔法师”,他本以为孙翔的这记伏龙翔天是瞎蒙的,自己当然躲过,压根没想他为什么这么做。于是两秒之后,伏龙翔天全中,血线全面压制。
APM574
这是莫斯曾经的巅峰,他试图重返巅峰来翻盘。
APM642
这不是孙翔的巅峰,他还在攀登巅峰,这一刻的爆发不过是快到巅峰时的一点蓄力。
扫把旋风。
幻影龙牙。
若问642的手速可以打出多少个龙牙幻影?或许曾经是八个。
一,二,三……十!
十杆却邪刺向扫把旋风中,重影相叠,真相隐藏在虚影中,时间差0,色差0,完整度MAX!十个重影全数捅到斯托卡尔的身上,更甚至,全中在同一个部位。
十二次攻击,BUFF——出血!
十次幻影龙牙的攻击,两下连突,50%的出血状态在斯托卡尔角色上赫然出现。
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为什么就这么输了!
手指处的疲劳顺着神经上袭,时间仿佛拉长了几十倍,快的足够让心冰凉。
“你不赖,但我更强。”孙翔说道,“更何况,我打过比你更厉害的魔道学者。”
荣耀跃然屏幕,灰黑色的背景将那灿金色的大字衬得夺目极了。
这是他的荣耀,不是他的荣耀……
输了……莫斯黯然,六年磨砺三年称神终抵不过一朝失败,无疑是打击……尤其是这个关头,他的状态开始明显的下降,力不从心的感觉越来越强……
孙翔向后靠在椅背上,无力搁在键盘上的手还保持之前操作的动作,他几乎整场比赛手速都在四百以上,为了营造操作猛好硬闯的形象,他手速一味上升,刚刚那话说的嚣张,可他头上有汗,心脏跳动加快,却是激动而非打击。
以接近一拜的手速压制打完了幻影龙牙和连突,若打不出出血BUFF,他的手,可能会拖延他之后的攻势。
还好,赢了。

中国队对意大利队。
中国队首战告捷,斗神依旧是斗神,只是魔法师还会不会是魔法师,没有人知道了……
1:0




[技能全部来自蝴蝶蓝著《全职高手》。有质疑请下翻技能表。基本无私设。]

评论

热度(25)

  1. 寒声.执之深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