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声.

【全职】【张佳乐】Aurora (下)

Atenas:

Aurora(上)请→


Aurora(中)请→





#全篇ooc慎入




你没有想过,原来在一个男人的怀抱中起床,会让你感到如此幸福。忍住了想细数一遍他浓长睫毛的冲动,你决定起身,轻轻移开他的手臂,蹑手蹑脚地下床,用旅馆的便条纸简短地留下讯息放在床头柜,将凌乱披在椅背上的衣服穿上,临走前小心翼翼地吻了他的额头。他嘴角扬起,该是有个好梦。




但你很快就知道事情并未那么单纯。当你刚回房上完厕所拿起牙刷挤了段牙膏时,就听到了敲门声。




“早安。”透过房间的猫眼你确定是他,一打开门见他已经衣著整齐地笑著跟你打招呼。目光扫过你一手还握著牙刷,身上还穿著昨晚的T-shirt短裤,他脸上的笑容更显灿烂。




“不让我先进门吗?”听到他这么说你下意识侧身让开门口,他自然地走进房间关上门一手撑著门板。而你就这样在他的注视下默默地刷著牙,透过镜子还能看见他微笑的表情。




冰水洗过脸之后脑袋顿时灵光了起来,踏出浴室你一把揪住他夹克的领子,粗声粗气恶狠狠地问:“张佳乐,你是不是在装睡。”




“我没装啊。”他亮出无辜的神情,眼睛一眨一眨。




见他像小动物般的示弱表情,你感到有点理虚,带点似乎错怪他了的愧疚松开他的领子。但突然换他扶上你的肩,将你按在墙壁,居高临下地用极其暧昧的距离,嘴唇几乎贴上你的脸颊,低沉而蛊惑的声音缓缓地说:“我一直都醒著,还有……”,他的唇瓣游移著,到了你的耳边,温热的鼻息撩拨著你最敏感的耳珠,只觉得有股酥麻从尾椎窜上,你闭上眼睛咬著下唇,忍住不让自己呻吟出声。




感觉到你的呼吸越发急促,他满足地笑了,蜻蜓点水地在你抿紧的嘴唇上啄吻一下。“还有你好可爱。”说著他将双手负在背后与你拉开点距离,欣赏著你睁开眼睛后见他似笑非笑地望著你,又是紧张又是害羞又是气恼的表情变换。




“张・佳・乐,你妈,没告诉你不作死就不会死的道理吗?”在差点爆粗话之前,气质这件传统美德还是让你稍微修饰了脱口而出的语句。




看你气急败坏,他又贴近身抱紧了你。“哎……放开!”你在他怀中扭动了几下表示反抗。“是我不好,让你出气。”他这样一说让你顿时心软,任他抱著而你将双手环上他腰间。




想到他今天要走,也不跟他闹脾气了。“行李收了吗?”他听你这么问,吻了下你的脸颊:“昨晚你睡熟之后我就起来把行李收好,先到柜台寄放了。”你心中有点酸但又有些感动,他该是不想让你陪著他收行李又得想起即将要分开这件事。“那我换个衣服陪你去办退房,你想想今天我们去哪玩。”说著你轻轻地挣开他,要他转过身去,他也真安生地没闹你,等你换完衣服后手牵著手到了大堂办checkout。




走出饭店后你俩又散步到了市区,天色虽还暗著但店家已经亮起营业的灯光。像一般小情侣一样,他陪你逛著街,看到哪家店橱窗特别雅致的都进去晃了一会儿。







经过木屋造型的Timberland专门店,你连呼可爱。走进去后又发现正在特价,你试了一直想要的粉红色基本款,喜欢地在店里踱来踱去舍不得脱下。




“想要?”他柔声问你。你摇摇头:“我这次只带了个大背包就来,这太重了装不下行李。”你略为沮丧地说。




“我带了一口大箱子没装满,要不然我帮你带回去?”也没等你回复他便向店员表示要买鞋,也无顾你的阻止迳自地掏了银行卡结帐。




出了店门他帮你拎著鞋盒的提袋,这让你想到了童话,在仙履奇缘中王子就是靠著一只玻璃鞋才得与灰姑娘相认。“张佳乐你相信童话故事吗?”接著你开始说起了这个故事,他默默地听著没打岔,待你说到了最后王子还是找到了全国唯一能将玻璃鞋穿著合脚的灰姑娘,他问:“然后呢?”你脸上一红,“然后他们就过著幸福快乐的日子。”他偏过头来凝望著你笑得温暖。从那时开始,一向并不浪漫的你突然由衷地希望童话故事能成真。




到中午你们找了间咖啡店坐著,点了早午餐跟各一杯咖啡,你们聊的尽是身边的事。他说起了荣耀―在他还是个网游玩家的时候,一场激烈无比的混战中,有名狂战士挥舞重剑朝向他的方向,对他说,你的技术看起来不错要不要跟我一起组个战队;到第二赛季繁花血景灿烂地盛放在职业场上,直到总决赛面对第一季的冠军队伍,对方看透了战术策动其实以狂战士为核心,无视百花缭乱的炫目光影只牵制住狂战士往死里打;到了第五赛季,狂战士因手伤宣布退役,自此弹药专家独肩扛起的不仅是他们两人最初的梦想,还有整只战队的兴衰荣辱,三年下来他真的累了也茫然了。




隔著桌子你握住他的手,想两天前你还轻描淡写地说不要留下遗憾,若走过于他同样的经历,你不能确定自己能不能如他坚持了那么长一段时间。你盼望你能从掌心传递些许力量和希冀,轻轻地说:“我只希望从现在开始,你能为著你自己追逐荣耀。”,你不知道的是,此刻在他眼眸中映著你的神情,浅浅一笑温婉迷人。




下午你陪他回旅馆取了行李,搭车一起去了蓝湖温泉,那是冬天的雷克雅未克最令人惊叹的造物奇迹,在零下的低温还产著无穷热度的天然泉。露天温泉蒸气袅袅,身体暖了却还会见天上飘落几丝雪花。







你靠在他肩头眼睛半眯,舒服地几乎要睡著的时候他却从身后抓了一把不知道什么东西一抹就划在你脸上,你伸手抚下,是浊白的半固体物。还没等你发作他笑得纯真:“这是火山泥,对皮肤很好的。”你又气又好笑也从身后抓了一把泥巴就抹在他身上,他连声告饶笑闹著玩了一会泥巴仗。




夕阳早落,虽然他要你趁还没那么晚先回市区,但你还是坚持送他到了机场。在车上他问你要了手机,自顾自地帮你装好微信输入他的帐号,你才发觉你都没想到联络方式这个问题。入关前,你们紧紧依偎著,他说他每次转机都会跟你道平安要你别担心,还拿著地图跟你说雷克雅未克郊区还有哪些好玩的可以跟什么样的团。你心思一点都没放在上面,只想记住他身上清爽的味道。只是时间总是未能如人所愿地停下,还是到了他要告别的时分。




你们没有吻别,因为你和他都确定了这不会是离别。当他手上已经备好护照和登机证,踏进入关的闸口,你冲著他喊:“张佳乐。”,“不要放弃你的荣耀。”,他回过身来用力地点著头。




“我爱你。”,你听见他这样对你说。




到他身影消失在雾色的玻璃门后,你走到机场全景式的窗前,看著飞机起降一闪一闪的照明灯。离开前他说要你回饭店后好好睡一觉,起床就能看见他的讯息。几小时后你赖在床上不断滑著手机,他依约地到了伦敦就传了微信给你。“遇见你的第二天是我来冰岛两个礼拜中唯一的晴天。本来以为大概会看不到极光就得回家,但曙光女神在最后还是眷顾了我。”你反复看著这条讯息,不知不觉地睡著了。“明明才刚分开,我已经开始想你。”




旅游结束你回到西班牙,过不久你收到了重达二十公斤的大箱子,里面装著满满的零食还附上几包米线和鸡汤调理袋,还有张字条,他的字迹并不整齐,线条勾勒地随性不羁,详细地写著过桥米线的食谱,还补了若有些材料在欧洲买不到的替代做法。




在每天传著信息假日还能对著屏幕视讯说上几句话之中,你写好了论文得到教授的认可。去影印社取装订好的论文准备口试那天,你收到了他的图片讯息,是他穿著红黑相间制服的半身照。说他加入一支夺冠劲旅,霸图战队。你也自拍了张抱著论文得意地笑的照片回传给他。




他说他准备好了你的毕业礼物,已经寄到你台湾家里就等你回来收,你想著一定是那双鞋。但当你回家,你爸却朝著你嚷有你的信,但你一看却有些失望,只是一封薄薄的国际快递寄来的平信。




回到房间你没先收行李,打开了信封,里面的内容很简单。一张用你名字预定打印下的桃园机场到Q市单程电子机票,在最底下他的笔迹写著:“你来,我就在。”




你笑了,倒是省去不少你收行李的麻烦。




拿出手机,你打上几个字。回传后你秒开了电脑确定年票的出发日期,又多开视窗研究起Q市的气候和观光景点。你爸朝著你的房间喊:“别一回家就玩电脑,先收行李吧。”,你说:“过几天我还要出远门,不用收了。”




被你顺手扔在床头手机的萤光屏还亮著,显出你和他的对话框里最后一句。




“你在,我就来。”



评论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