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声.

【喻文州x你】《游园惊梦》

秋刀鱼少女_:




  • 设定:名士喻文州x丞相小姐你【酌眉】




  • 真的有点ooc




  • 后面还有个小彩蛋




  • 祝食用愉快







上元节,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节日却与你无关。你靠在檀木窗格旁,耳边流苏细碎垂落,忧郁沉思。




你是当朝丞相的长女,闺名酌眉,自小看似温婉娴静,其实一直希望能够不被身份束缚地活一回。




上元节本是本国男女相会定情的日子,你三岁时就被定给唯一一位外姓王的长子,不知名字也不知长相,只知道他成年之后就失踪云游,不知在何处。




即便如此,因为朝中实力盘根错节,你的爹爹即使爱你,也只能接受皇帝的赐婚,让如今十六岁的你清规自律,哪怕你的夫婿有可能再不回来。




在上元节后几天,宫中打算举办一场游园花会,你身为丞相之女不管如何是必须去的。你心里千百个不愿,却也依从着父母好好打扮一番。




草绿色绣湖色梅花的十二幅湘裙,带着白玉响铃簪,你步履小心,走在母亲后面。母亲携着你一一行礼,方才坐下。




你低垂眉眼,神色温柔淡然,虽然并不是绝色,但凭着你清贵温雅的气度,也可以艳压群芳。




花会也就是贵妇贵女们吃茶打趣,让位高权重的官家女子展示技艺。你不喜太过出头,惯例地被点到就随意勾勒出一副静夜睡莲图,既不最为出众却也不差,众人才放过了你。




向母亲告罪,你说想要出去透透风,便带着贴身侍女出去了。绕过几个回廊,侍女被你轻松甩开,你独自走到宫中的一处小镜湖畔,执着伞望着湖里的睡莲,轻念着近日做的诗。




伞突然被轻轻撞开,你微微惊愕地抬头,看入一双莹莹如乌玉的眼眸。




那双眼清透明丽,眼底却深沉如海,那人竹青银冠,缃袖深衣拂花分柳,唇边略略含笑,看着你。




干净清爽的男子气息扑面而来,你后退一步,抿着唇就像转身离开。




那人忽然道:“姑娘可是丞相长女酌眉?”你回头看向他,咬着牙点了点头:“这位公子如何认得我?”




“姑娘芳名举国皆知,在下认得却也没什么。”




“敢问公子高姓大名?”你心底来气,他的口气似乎是对你非常熟悉,这使你又羞又恼,不自觉讥讽道。




“不才在下喻文州。”




喻文州,当朝名公子之首,十五岁一篇《定国》名冠天下,如今不过二十出头,却已经是天下首屈一指的英才。




你脸上灼热,觉得刚才无理,正要向他赔罪,喻文州却问道;“姑娘方才吟的诗,是自己作得?”




你点了点头,轻声说:“还请先生指教。”




喻文州低声笑了笑,连眼睛都流露出笑意,他说:“酌眉姑娘作得极好,只是有一点微小的瑕疵。”




接着你们就你的诗词坐在湖边的朱漆长廊里絮语交谈起来,喻文州跟你约好每个月你进宫请安时他都来跟你讨论。




三月后,你在闺中闻说你的未婚夫似乎是有了踪迹,王爷要将他带会京城,与你成婚。你顿时面如白纸,在这几个月中你频频进宫,喻文州也几乎从不失约,就算是他有事也会让心腹小厮给你带话,送小礼物补偿你。你觉得自己再也没有办法离开他,而他虽然对你极尽温柔之事,却没有一点表露心迹的意思。




你急急忙忙地突兀进宫,又给喻文州的小厮传话,以蹩脚的借口偷跑到镜湖等他。然而你等了一个时辰,只等来了小厮一句话。




公子说,你不必再等他了,以后也不必等。




你攥住裙子眼睛发红,强撑着谢过小厮,就一个人在回廊下大哭。哭过之后勉强打起精神回去陪母亲出宫,回家后便病倒了。




你做了很多梦,全部都是你和喻文州的回忆,有他教你写篆书的,有他带给你新口味的糕点,最多的是他坐在花下,拈着你的薛涛笺轻声细语地读你的诗,笑容浅淡。




午夜梦回,醒来枕头一片湿冷,你捂着脸,泪水从指缝中落下。你怀着一种自虐的想法,让自己起身,慢慢走到梳妆台前,把你写给他的诗全部拿出来。




你颤抖着手取了烛台,想要烧毁,却怎么也下不了手。你把诗词藏在自己怀里,抱着被子呜咽。




游园惊梦,你和喻文州之间的一切,真如幻梦一场。你的诗他从未用笔改过,原封不动,这让你觉得精神恍惚,几乎觉得喻文州与你相识的一百多个日日夜夜都是幻梦里的空花。




你一病不起,三月基本没有下过床。你的父母焦急不已,各种药材都用过,最后还是那个王爷的世子给了你父亲一丸药让你服下,不知为何果真好了。




时间向前推移,已近七夕,也就是你要跟世子成婚的日子。你强装愉悦,保持自己不在人前失礼,好不容易捱过了拜堂,你回到新房想着怎样逃避新婚之夜。




左思右想,你还是将自己的喜服脱下,打算带着一部分作为嫁妆的地契逃亡,正要开窗潜逃。




“夫人是想去哪里?”温和微醺的声线在你身后响起。




你怔怔地回头,看着那人一身喜服面如冠玉,好看的眉眼微微斜飞,面上带着醉意的酡红色。




喻文州。




你眼泪不自觉滴下来,咬咬牙,更加用力地开窗打算翻出去。




你气,你怨,你恨。




他瞒了你多久你就病了多久,这让你怎么能够释怀。




两人之间的游园相会最后只有你夜夜惊梦,遍尝苦楚,这让你怎么能够释怀。




他难得大惊,赶快上前握住你的手,你死命挣脱,眼泪一颗颗打在他手上。他似乎被灼伤一样收回手,接着双手一抱将你整个抱在怀里。




“阿眉……”




“呵…喻文州你真是狠!”你被他束缚住,只能转头咬上他的脖颈。




他痛的嘶了一声,手却愈发勒紧,将额头抵着你的额头:“夫人我错了。”




“你没错。”




“我错了。”




“闭嘴。”




“我错了。”




“我叫你闭嘴我不认识你你松手。”




“我错了。”




“你只会讲一句话?!”




你红着眼睛瞪着他,他亲了亲你的鼻尖说:“原谅我。”




“喻文州你真要脸!”




“嗯我不要脸,你原谅我就行。”




“行了,放我下来。”你看他态度良好,心软了一半。




喻文州听话地放你下来,然后拉起你的手,抱着你坐在婚床上说你们分开之后的事情。




原是你一开始不想知道未婚夫的名字,所以你们见面之后也没认出来。王爷一开始就知道他的行踪,自然也知道你们俩的事情,不过那时候喻文州因为帮本国与别国交涉的时候受了重伤,只好让小厮放了狠话,让你别去找他,想在结婚前夕再告诉你。却没想到你居然一病不起,丞相也不让他过去,怕过了病气,就拖到了现在。




“喻文州你伤到哪了?!”




“胸口啊。”




“快给我看看,你也不注意下,活该受伤!”




“夫人你这是原谅我了?”他眼神发亮。




“闭嘴吧你!衣服解开我看一下!”你揉揉鼻子去拉他的衣服。




喻文州笑得狡黠:“你亲我一口我就给你看!”




你涨红了脸:“我爱看不看!你自己亲别人去!”




他一把把你抱在怀里,你听见他的心跳强而有力,自己也忍不住脸红心跳。然后你听见他说。




“游园惊梦,迟与相守。我游园,最惊最喜不过就是遇见你。”








小剧场




你们有了一号喻小州之后,有一天你问喻文州:“你当时怎么认出我来的?”




“我从小暗恋你啊,八岁的时候死缠烂打(划掉)让父王给我们定亲。”




“好啊你!喻文州你这个坏蛋!”




“儿砸快来帮你爹!”





评论

热度(79)

  1. 寒声.雾屿_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