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声.

今天给大家讲一个很普通但是戳到我心脏的故事

WQNMLGB:

我在学校组织国际生野营的时候认识一个长得一点也不像中国人的新疆妹子。


她是我有生以来见到的第一个现实版活体玛丽苏。


他祖父是俄罗斯人,爸爸是前苏联解体后的某个小国家人,麻麻是中国新疆人,外祖父是当年大学里唯一一个体育系教授,外祖母是物理学教授。


她会说中文英文俄罗斯语马来西亚当地语他爸爸那个国家的语言以及新疆语,她在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地求学,现在是大一学生。


今年十五岁,第一次在这里遇到比我小的人简直好受打击。


其实以他家的财力和底蕴让她入任何一个国家的国籍都不是不可能,但是她麻麻执意让她入了中国国籍。


因为她麻麻说:“和我们一样,也许你长大后会去很多不同的国家。只有中国国籍可以当你所在的地方发生危险时把你送回我们的身边。”


我想了很久,类似的话似乎看过,但每次都会哆嗦一下,我幸福并感激着。


也许这就是一个国家之所以能被称之为“家”的理由。

评论

热度(3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