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声.

【全职高手/男神X你】朱砂烙

夜中妖:

这个发的匆忙竟然忘了先唠嗑唠嗑(/ω\)


发出来之后打死妖祈小分队已经成立,名额无限,欲报从速/烟。


嗯其实就是一个朱砂痣的故事。


有点儿虐。


————那开始了————


你是张佳乐的女朋友。从高中开始就是了。



你和他从小学开始做同桌直到初中毕业,有时候也真是不得不感叹一句缘分。初中之后他就被俱乐部抓走,在你上高一那年他正式成为了职业电竞选手,隶属百花战队。

第三赛季结束后他不声不响的出现在你的生日party,在一片惊呼声中单膝跪在你面前,将一个草编的小小指环戴在你的手指上,问你愿不愿意和他在一起。你真是吓了一跳,参加party的大多是初中同学,大家都说看啊张佳乐是那个荣耀职业联赛的亚军嘛。你知道他最讨厌别人说他是第二了毕竟万年老二,可是当你担心地偷偷看向他的时候却正撞进他的眼睛,那双眼睛漆黑而明亮,没有一丝杂质,倒映出满满的都是你的影子。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

在一起好像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虽然很忙,可却是每天都会抽出点时间来和你通话,絮絮叨叨的给你讲些战队里有趣的事情。如果有休假,他就会带你去玩,游戏厅KTV游乐园一个也不落下。那时你高三,和他一起绞尽脑汁想借口瞒过你父母出去就成了最有意思的回忆。

张佳乐是个有点固执的人。他和你吵架后不会第一时间就哄你,而是转身做他自己的事情。你总是委屈的不用几分钟就哭起来,而他一发现你在哭就会立刻抓住你的肩膀把你抱进怀里安慰,两个人就此和好。你也曾想过忍住不哭就看看他能等多久,可是每次时间一久更委屈的还是你。

高考后,你报考了本市的大学。这样就有更多的时间陪张佳乐了,你这样想。

第五赛季结束,张佳乐得到了他职业生涯中第二个亚军。庆功宴上他喝了酒,只有你知道他是在不甘自己没有成为冠军。你送喝的醉醺醺的他回家,一路上他小声叫着媳妇儿媳妇儿媳妇儿。那声音委屈极了。回到家里他把你按在床上,他说他一定会得冠军。他说媳妇儿等我得了冠军就把你娶回家。他说他一定会让你风风光光的,在婚礼上所有人都会说哇那是冠军张佳乐的媳妇儿。他说这听着可比亚军的媳妇儿厉害多了。

是啊。你笑着回应他,搂住了他的脖子。其实你不在意他许诺的冠军,可是只要是他想要的未来,你都会陪他去闯。

那天你没有回学校,第二天就把行李搬进了他家,开始了你们的同居生活。你不会做饭,又心疼他忙碌一天都没有一口热饭吃,干脆买了一堆菜谱照着一点点练,终于磨出一手好厨艺。张佳乐看着你手指上烫出的水泡和练刀功时留下的疤痕心疼的不行,你却只是笑笑,趁他不注意偷亲他一下。

这人,你真是喜欢他喜欢的不行啊。

……是什么时候开始变成现在这样子的呢。

……是什么时候开始他的眼睛在看向你的时候不再闪烁着亮晶晶的光芒,纯粹的黑变得浓厚,你的影子越来越浅越来越淡了呢。

第七赛季他仍然是亚军。那天回家后他一言不发地喝着酒,不顾自己在庆功宴上已经喝了很多,也不顾作为职业选手不该沾染太多酒精。

……说是庆功宴,他却觉得很嘲讽吧?

半夜,他因为喝了太多的酒开始呕吐,你忙前忙后的照顾他,有些埋怨他不珍惜身体。他却直直的看向前方,目光越过你茫然地注视着空气里的什么。

他宣布退役。

几乎没有人选择理解他,他以前的粉丝几乎全部粉转黑,甚至有将他截住殴打的人。他却将你们的家保护地很好,没有一个人得以发现。

你想这大概是另一种他表达爱情的方式吧。

一年后,他复出了。这次他选择了霸图战队。比赛那几天你几乎是茶不思饭不想地为他祈祷,希望霸图战队能为他带来他期待已久的冠军。

……可是并没有。

……这一次,他依然是亚军。

这一次他甚至没有喝酒。他只是一回到家就坐在电脑前,打开了游戏却愣愣地看着屏幕不操作。你心疼极了,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好去准备甜点和水果。可当你把甜点端到他面前,他却只是不耐地将它推到一边。

“……别烦我。”

“乐乐……”你委屈地咬着嘴唇,站在他身后看着他。他都没有回头看你一眼,仍然愣愣地看着屏幕。

你有些生气,拔高了声线,“乐乐!我知道你难受,可是也要注意身体啊!”

他皱眉冲你大声道,“管这么多干嘛你很烦啊!出去!”

你呆立在原地,如坠冰窖。张佳乐话刚出口整个人就僵了僵,却仍是倔强的转过头去不看你。

你看着他的背影,宽阔的肩膀、修长的脖颈和扎成小辫子的长发。这是你的乐乐,却又是执着于冠军的职业选手张佳乐。

房间里安静极了,甚至能听见钟表的秒针一格一格的移动。你的呼吸声越发清浅起来,张佳乐似乎有些不安的动了动……没有回头看你。

你想着快哭出来啊,哭出来这件事情就过去了。可是眼睛干涩刺痛却是一滴泪都流不出来。沉默僵持了许久,你最终从唇齿间溢出一声轻笑。

……六年,你们的爱情终于透支。

像是被触发了什么开关,张佳乐瞬间跳了起来面向你。他的眼睛流泻出浅淡的惊恐情绪,伸出手来要抓住你的肩膀却最终硬生生停在了半空。

你慢慢地一步一步后退,退出了房间,打开大门又轻轻关上。

锁眼与锁舌接触的瞬间,你的身躯无力地软了下来,背靠着门慢慢滑落最后坐在了地上。

——乐乐,打开门就能看到我,只要你来找我我就会立刻和你回去……

——……快来找我啊。

你等了好久好久,门里一直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音。你迷迷糊糊的抱着膝盖睡着了,醒来时堪堪天亮,浑身僵冷酸痛。

你看着那扇紧闭的门,自嘲的轻笑一声,眼泪终于聚集坠落,落在地上啪嗒的一声。

你先是去给银行卡办了挂失,然后徒步向朋友家走去。

爱情岌岌可危摇摇欲坠,只差一句审判打落深渊。

……你却不愿。

一个月后的某日,你在超市里撞见了张佳乐。他看见了你,却只是握紧了拳,一言不发地想要绕过。

……没有了。

……那么纯粹那么黑的眼睛里,再也倒映不出你的影子了。

擦肩那一刻,你垂下眼睑,低声道,“乐乐,我们分手了。”

神在末日降下审判。从此爱情万劫不复。

一年后,你听说张佳乐加入了国家队前往苏黎世。你下意识地祈祷他能够夺冠,直到男友呼唤才回过神来。

“XX,你愿意嫁给我吗?”

你看着他的眼睛,阳光下带着些琥珀光泽,倒映出你的影子,容不下其他。

你忽然就想起了张佳乐,那时候他才十七岁。他的眼睛黑的纯粹而清澈。那里面活着一个你。

“……好啊。”

……对不起,当不了你的新娘了。

婚礼那天,你被父亲牵着手走在红毯上。

忽然一个跌跌撞撞的身影冲来拦在你面前,那身影你熟悉入骨。

张佳乐单膝跪在你面前,一身整齐的西装,凌乱的小辫子却暴露了他的紧张。他的手中是两个指环,一个是冠军戒指,另一个却是一个纤细的白金指环,上面镶着一圈碎钻,在灯光下折射出耀目的光芒。

他说媳妇儿你看我是冠军了,嫁给我吧媳妇儿。

此时这个男人忽然与那个年华之前的少年重合了,那时候他就是这样单膝跪在你面前,用一只草编的指环套住了你的心。

你俯下身去拥抱他,“乐乐……”

可是啊。

“……那时候,为什么没有抓住我呢。”

那时候,为什么没有抓住你呢?

张佳乐是烙在你心上的朱砂印,穷尽一生你都不会再像爱着张佳乐那样爱着什么人。可是他终究放开了你,你即将嫁给你的丈夫,你不爱他,却愿意和他细水长流。

你放开他起身,走向等待着你的那人。

“……你是否愿意成为他的妻子,从今天开始相互拥有、相互扶持,无论是好是坏、富裕或贫穷、疾病还是健康都彼此相爱、珍惜,直到死亡才能将你们分开?”

你用力的闭上眼睛,隔绝了目光中的红,心中的红却更加刺眼。

“……我愿意。”

————张佳乐Side————

张佳乐弄丢了他的女孩。

他失魂落魄的回到家里,灯关着,冷冷清清只有他自己的气息。他打开了灯,转头里就看见她的外套挂在门口。 他的目光柔和起来,走进了房间。

茶几上放着她的手机和钱包,沙发上随意地丢着她的挎包。张佳乐走进厨房,餐桌上摆着她挑选的马克杯和杯垫,杯壁上的小猫像以前那样朝着他笑。

……可是炉灶却是冷的。

张佳乐的笑容消失了一瞬间,然后大步走进了卧室。

梳妆台上摆着她的护肤品,衣柜里还挂着她的衣服。他躺到床上,把头埋进被子里,新换的被罩还带着洗衣粉和她的味道。

一切都平静的好像她只是暂时出门了一样。

门忽然被敲响了。

知道这个地址的只有她。

想到这儿,张佳乐激动的从床上跳起来去给她开门。

……却没想到她这次是来收走她的东西……身后还跟着她的丈夫。

张佳乐呆立在原地一动不动,直到房间变得空旷起来。她的痕迹渐渐的淡去了,他再也不能自欺欺人她还在身边。

临走时她说,乐乐,谢谢。

门关上,他伸出手却不知道该用什么理由挽留。就像那是她还是他的,她伤心地离开他却一句挽留也说不出来。

……无论是什么理由都那么苍白无力,她那么优秀,不够优秀的他有什么资格来挽留她呢……可现在他是多么后悔当时没有紧紧抱住她不松手。

她是烙在他心上的朱砂印,穷尽一生他都不会再像爱着她那样爱着什么人。可是他终究放开了她,她即将嫁给她的丈夫,她不爱他,却愿意和他细水长流。

而他,终究只能是她回忆里,一抹消不去的朱砂烙。

————Fin————


被虐哭的妹子都别哭抱紧我!

评论

热度(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