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声.

【全职/高中背景/欢乐逗比向/苏沐橙视角】 全班一起叫外卖吗45.5-47.5

千祀喵clotho:

「 全班一起叫外卖吗45.5-47.5 」

觉得这次量好足啊!然而不打算分两批。

其实老韩是人文班的我会说吗…




45.5

耳畔是女孩子们的嬉笑讨论,“哎你们说,是穿白衬衫的男生好看还是在球场上打球或者在绿茵场上踢球的男生好看”。

却是全然没注意的。

任闹声扰扰,目光所即处,也只有某个人肃然地杵在那儿。足矣。

“沐橙沐橙你说呢?”聊得正起劲的秀秀见我还在出神,又拽了我一下。感觉血往脑子上涌,脸可疑地红了。

“呀这小妮子!”秀秀作势要敲我头,却被我反手抓住:“嘘秀秀别闹,要点球了!”场边渐渐静了下来。

在这种场上略有些被压制的情况下,先进球是最好的翻身机会。他不会不知道。

孙翔就那么静静地又站了十几秒,甚至对方的场外球员都不屑于他的“装腔作势”。

于是,深吸一口气,抬脚,临门一射。

眼看着对方守门员扑球方向和球的轨迹近乎重合,难道会眼睁睁地扑出去?!

却没想到,那球却擦过守门员的手套--

球进了!

他飞快地扫了眼围在球门边的本班围观群众。也不知他看的到底是谁。不过几个替补的像是被授意了一般,飞快地跑上场,连带着首发阵容们围在孙翔边欢呼。

身边的女孩子们也是手舞足蹈。秀秀拍了我一巴掌,说:“刚才那么紧张,你看,人家进球了!”

对呀,球进了,我很开心。

不过谁说开心一定要写在脸上呢?






46.0

之后的比赛异常激烈。本班深知这分来的不易,自然想守住,开始主防守。而对方则是被我们突然占了上风感到心有不甘,想着反攻超越。

在研究得到本班为数不多的进攻多半是孙翔和张佳乐组织、尤其以孙翔为主之后,摸清了孙翔是本班球员中最强大的攻击点。

此后,便是双方心知肚明的规则范围内的拉扯,几个球员自然是有苦说不出。而裁判韩文清同学更是不爽,自然的,几次偶尔对孙翔的黑脚,在我方还没及时反应过来时就吹哨了。

换来的竟是对方球员的咆哮“刚才他们拉扯我们你怎么不吹哨,是不是仗着是高一的就掩护你们自己年级的啊”。

按理来说,裁判是场上的NO.1,权威被质疑了之后,直接黑脸,表示你要么就服从安排接着踢,要么我出黄牌警告。骂骂咧咧了几句,对方也就偃旗息鼓了。

不得不感慨,还是裁判同学有魄力。





46.5

比赛继续进行着。对方很快破门,而且是五分钟内连进两球。

江波涛感到异常忧伤,在救下一球后,直接抛下球门,带球出了禁区直奔中场。

哎你别说,这么踢还真够胆大,这几年连俱乐部的比赛中见得都少。

对方倒是极其兴奋,想着能拦下球趁着他还没回去,赶紧进个球。然而江波涛表示你们太小瞧我了吧,一个远射,将球踢向前场的张佳乐后往自家球门处狂奔。

看得我们目瞪口呆。





47.0

最后还是没能扳平。1比2的情况下落败。

在双方队长签字时,好似又起了什么争端。眼看着要打起来,韩文清自然要去劝架。没想到刚清了清嗓子,就听见一句“还有裁判你是几班的啊,怎么那么包庇高一的啊,你等着瞧”。这是仗着比赛比完裁判没法发黄牌的节奏啊!韩文清脸顿时黑了。这气场不是盖的,顿时双方冷静了不少。对方签了字后先行离开,而本班的球员则在和裁判聊着。

这时,戴戴拽了拽我:“沐橙啊,我觉得不太对。”“?”“那边他们上场的球员,好像有一个不是本部的吧…”我一愣:“请外援?不会吧…这是要取消成绩的啊…”戴戴也犹犹豫豫的,说:“我前几天在食堂吃饭的时候看到了一对排队的情侣,那个妹子穿的裙子特短腿超细我就多看了两眼,然后她旁边那个男的就看了我一眼,我没记错的话,应该就是刚才上场的那个…他们俩都穿的是便装啊。”虽然有些奇怪戴戴的关注方向,不过她倒是提出了足够说服人的“证据”:在本校,穿便装的除了老师便只有国际部的学生,其余一律要被记违纪以示警告。再想想高二四本就有个国际部升入本部的,请外援好像也是存在可能性的。

于是,拉着戴戴打断了韩文清正在夸奖“这种直奔中场的守门员不多见啊”,然后在韩文清严峻的目光下戴戴支支吾吾地把刚才说的重复了一遍。

韩文清也是一惊,记录下来,皱着眉说会尽快给我们回应。然后便赶着回了体育部。望着他的背影,班上同学不由感慨,落了把柄还惹了裁判,还是这种裁判,你们是找死呢吗…






47.5

体育部仲裁结果隔天就张示了。

高二四进球数加到本班头上,且取消下一轮比赛。

在获胜场次相同的情况下,进球数更为重要。

因此本班扬眉吐气,在老吴问起时,闪着眼睛告诉他:老师我们开始1:2不敌对手,但最后3:0拿下了比赛!

老吴惊了。



评论(1)

热度(27)

  1. 寒声.RealPeach桃乐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