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声.

【全职高手/男神X你】Por Una Cabeza

夜中妖:

嗯写阿空的点文之前我一定要把这个写出来。

cp是叶修X你

ooc ooc ooc

苏苏苏苏苏苏苏苏苏苏苏苏苏苏苏苏苏苏

↑我说真的哦!超级超级苏哦!非战斗人员迅速撤离哦!

————那开始了————

❅ One 『梦境』

“哔哔——哔哔——”

你在床上翻滚了一下,嘟囔着哪个没良心的给你设了闹钟,一边狠狠地一拍让它闭嘴。

迷迷糊糊的不知道过了多久,闹钟又锲而不舍的响起来,“哔哔——哔哔——”

“嗖啪”,世界安静了。

“哔哔哔哔哔哔哔哔——”

你愤怒的掀被而起,“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老子好不容易高三毕业了就想好好睡一觉老子容易嘛嘛嘛嘛!”

吼完一通,全身舒爽。你长出了一口气,挠了挠自己鸡窝般的一头乱毛,走进了卫生间洗漱。

刷完牙这管牙膏也就报废了,你随手一个高抛,牙膏划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落进了垃圾桶——旁边的书包里。

你正拿着把梳子捋自己那一头乱毛,见状暴躁地摔了木梳。

抹了把脸你决定下楼买个包子当早饭顺便买盒新牙膏,于是趿拉上人字拖就出了门。

出了门才知道大概快要到中午了。你慢慢踱着步子朝便利店里走,拿了一盒牙膏一块面包算算日子又拿了一包姨妈巾。柜台前只有一个人在排队,你心里欢呼一声,天知道你最讨厌排队这件事情没有之一。

排你前面那人显然是个话唠,他抓着店员从安倍晋三聊到本拉登又聊到通货膨胀本币贬值。当他拍着柜台控诉美国人不想还钱的卑劣行径时,你的身后悄无声息地多了一个人。

当时你伸着脚丫子做踢他屁股的动作,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闷笑,你吓一大跳怒目转身,直直对上一片烟雾缭绕中带着笑意的眼眸。

就像刺破了迷雾的一缕阳光或是撕裂雨幕的一声惊雷又或者是其他的什么,你和眼睛的主人对视着直到你收起怒容他敛去笑意,那感觉像是跋涉了千山万水苦求不得,在某个回眸的瞬间终于寻见。

那之后过了许多许多年,你始终坚持那不是一见钟情。

那不是一见钟情。

那是宿命。

❅ Two 『梦境』

后来你低头看到那人手里的两碗方便面,想起自己下来想买包子这回事儿就干脆拽着他去了早点铺。至于那个话唠哭着被赶出来和店员看到牙膏面包方便面姨妈巾这种诡异组合会是什么表情,那都不重要了。

你们交换了名字和电话号码,好像顺理成章的不得了。他说他叫叶修,是世界冠军。你用嗤笑表示了你的怀疑却被揉了头,本来就有点乱蓬蓬的毛更加放荡不羁。

回到家你一照镜子才发现自己一头乱毛不说穿个运动背心和热裤就出了门,人字拖完美的暴露了你脚上的所有缺点。镜子里一看就疏于打理的人让你自己都有点不忍直视。

后来你问叶修自己那副尊容究竟是怎么入了他的眼?他揉乱你的头发说哥有什么办法心比眼睛动的更快啊。

唔,有个情话技能点点满的男友让你先去娇羞一会儿。

❅ Three 『梦境』

第一次约会发生在相遇的一个星期后,出门前你认真地打理了头发,用各种办法让它看起来柔顺一点儿。特意买了裙子,犹豫再三还是穿了牛仔裤和T恤。本来还想画个淡妆,奈何你实在没有这个技能,画完的效果跟鬼上身差不了多少,只好暴躁地统统洗掉。

内容是最俗套的看电影而且居然还是玄幻片。你不知道叶修的手指直直越过爱情片文艺片恐怖片落在那部玄幻巨著上时是什么心态,不过看在你最喜欢玄幻片的份上就勉为其难的原谅他好了。

看完电影出来他本想请你吃烤肉,被你硬拖去路边摊撸串。他啧了一声说小小年纪还不赶紧吃点儿好的噢难得哥大方请你,你心不在焉的看着带着羊肉和孜然味的烟雾中他一明一灭的烟头回答烤肉和烤羊肉串不是一样的嘛没差。

送你回家的路上他撇过头去小心翼翼地捉住你的手,你想着总算不枉你甩了这么半天呲出一口白牙将他的手握紧。

在你家楼下你一脸无辜地抖着手像是得了什么癫痫类疾病嚷道“你放开呀放开呀开呀呀”,叶修无奈地看着自己被你紧紧抓住的手可唇角却偏生有一丝宠溺。你的撒娇止于额头上一个干燥温暖的吻,他揉乱你好不容易打理好的头发说行了不用打扮也很可爱。

回到家里你的脸还在发烧,你想着明明只是见了两面的人怎么就像上瘾了一样呢。

……怎么,就像上瘾了一样呢。

❅ Four 『梦境』

那是两个月后的某日,你和基友浪完已经快九点,基友是个壕,买个别墅眼瞎了选在荒郊野外还美其名曰贴近自然。都说了自然当然不会有路灯或者出租车什么的,万籁俱寂的夜里偶尔响起一两声鬼叫一样的虫鸣简直吓得你不要不要的。

给叶修打电话的时候你连手指头都是颤的,你带着哭腔报出基友家的地址咬着嘴唇半天也说不出什么来。他那边只说“别动在那儿等着”就要挂电话,你只下意识地“哎”了一声就闭紧了嘴任他怎么问都不再出声。他却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叹了口气。

他说,“行了别哭,哥不挂电话。”

你听见他和一个声音听起来蛮年轻的人借车,那人说的话实在不怎么好听他却只是笑了几声。一路上他都在安慰你,你却在想难道他都不委屈吗为了一个认识了没几个月的女孩子被别人说那么过分的话……真是想想你都替他委屈。

你听着电话那边这种刹车声鸣笛声咒骂声鼻子酸酸的,看到男人跑来的身影你捧着电话哭的稀里哗啦,对着电话一遍遍说叶修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

被拥进这个带着淡淡烟味的怀抱时这闷热的八月夏夜都好像一瞬间清凉起来。

他低下头来亲吻你,浅尝辄止的吻让你甚不满意。你伸出舌来舔他的嘴唇,换来他有些惊讶的目光。

“哟呵,看来……该是让你见识一下大人的接吻了是吧?”叶修脸上的表情有些似笑非笑的意味,他熄了烟低头寻找你的唇,被你一只手挡开。

你扭头一脸傲娇,“你都还没说过喜欢我,不给亲。”

他很是愉悦地笑了起来,俯首在你的耳边。

“我喜欢你。XX。”

你抿了抿唇道,“啊风太大没听清,再说一次?”

“……”

“再说一唔……唔……”

真不知道抽了多少烟嘴里才会有那么浓重的烟味,你想退开却被他揽住腰肢锁在怀里动弹不得。

他的舌追着你的求欢,又将你的吸入他的口中。唇舌与人影各自纠缠,在他放开你之前你甚至忘记了该怎样呼吸。

他放开你的唇却搂紧了你腰间的手,轻笑着说什么啊小女孩原来也没有很能嘛。你甚是不服,却又不敢再吻回去,只好对他怒目而视。

他呵呵一声抱你上车,“别急啊小女孩,跟哥在一起的日子可长着呢,咱慢慢学……哎哟轻点!打疼了还不是你心疼……”

你低下头,挡住唇角那个有点得意的笑容。

❅ Five 『梦境』

你无比庆幸自己报了本地的大学。

大学开学前几天你搬去和他同居。三个月前你绝对想不到自己会和谁如此放肆的亲密,可你又确实任由他在你身上动作留下肆虐的痕迹。

他融入了你的生活,那么恣肆却又那么平静,好像他本就该在那里,静静地噙着笑看着你。

在你二十岁生日那天他带你去了一个叫南山的公墓。他牵着你的手站在一块墓碑前絮絮叨叨,他说你妹妹我照顾得挺好现在我也有交代了放心吧啊。然后他顿了一顿说我媳妇儿肯定愿意嫁给我对吧?一连重复好几遍。

你这才反应过来他的意思扑哧一声笑出声来。卸下了那个轻佻的自称,他的目光紧紧盯着墓碑耳根却泛着红,三十多岁的人了却像个少年一样紧张而躁动着。

你好笑地打断他循环了好久的对吧对吧说行了我愿意。

他咧嘴笑了,从兜里掏出个戒指给你戴上,把你揽到他怀里。你掐他腰间的软肉咬牙切齿道好呀敢情是预谋好的?他疼的倒吸一口凉气却不敢挣开你的手只好赔笑说媳妇儿哪儿的话哥这么爱你当然绑也要绑回家了你说是不。

离开前你到附近摘来了几朵白色的野花放到那个刻着“苏沐秋”三个字的石碑上。

他揉着你的发顶目光悠远。

“这下等哥也到了那边,这家伙用不会跟哥抱怨结婚不告诉他了……”

❅ Six 『梦境』

领证两年后,你才正式和他办了婚礼。

你从不知道他竟是什么名门子弟。你们的婚礼简单却精致,邀请来的宾客都是红极一时的电竞明星。他掀起你的头纱亲吻你,早已熟悉的气息却仍然让你紧张地如同多年前那个夏夜他第一次吻你的时候。

那之后,似乎就没有什么故事了。

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 Seven 『梦境』

你预想过千千万万种结局,却从未想过他会比你先走一步。

因为年轻时吸了太多烟,五十岁那年,他被诊断出了肺癌。

你在医院抱着他大哭,他抱着你一句一句的哄。他说媳妇儿不哭了啊,哥命硬着呢。他说媳妇儿你这不让人看笑话呢吗。周围的人都指点嗤笑说他为老不尊一大把年纪还这么油嘴滑舌,你却笑了出来,眼泪都忘了擦。

去他的为老不尊,去他的油嘴滑舌。

这就是你深爱的男人啊。

他说他不想治了。没得遭罪。

“这就这么几年了,哥好好陪陪你。”

他这样说,笑容散漫而柔和。

你默默下定了某种决心,也就由他去了。

你们变卖了一部分房产,开始漫无目的的旅行。赶上哪班飞机就坐哪班,赶上去往何处就去往何处。

分别总是来的迅速而令人措手不及。

仅一年,他的癌细胞就转移了。在当地的医院诊断后,医生断言他只剩下三个月。

他到底还是住了院,你忙前忙后地照顾着,惧怕着时间的流逝又求它赶快给你们一个解脱。

你不贪生,不怕死。如果一定要说有所贪恋,那必定是贪恋他的温暖。

……如此,你又如何能眼睁睁看着那温暖流逝呢。

终焉的那天,昏迷了许久的他终于睁开了眼,脸色很好的样子,噙着笑看着你。

他伸出颤抖的手抚摸你的长发、你的眉眼、你的嘴唇。你比他年轻许多,被他宠着又不曾生育,四十多岁的人了却仍然能看出年轻时光彩照人的模样。他的眼睛里倒映着你,那目光隽永像是要将你永远铭刻在他的心上。

你知道都结束了。

你挑起自己的一缕长发,与他的系在一起。这费了你好大的力气。你和他都看着这系在一起的黑中泛着灰的头发,笑地像两个孩子。

“叶修,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我爱你。”

“哔哔——哔哔——”

一旁的心跳监测仪发出尖利的声响,你却没有呼叫护士,只是从口袋里拿出准备了好久的空气针。

“XX……”

你俯身拥抱他,针头刺进皮肤触感冰凉。

空气一点点灌入血管,血液愈加粘稠,冒出一个个气泡将管壁撑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最后大概会“嘭”的一声爆开吧?

最后的最后,你听见他的回应,连带着刺耳的电音。

“我……爱你……”

“哔哔——哔哔——”

“哔哔哔哔哔哔哔哔——”

❅ Eight 『现实』

你愤怒的掀被而起,“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老子好不容易高三毕业了就想好好睡一觉老子容易嘛嘛嘛嘛!”

吼完一通,全身舒爽。你长出了一口气,挠了挠自己鸡窝般的一头乱毛,走进了卫生间洗漱。

刷完牙这管牙膏也就报废了,你随手一个高抛,牙膏划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落进了垃圾桶——旁边的书包里。

你瞪大眼睛捂住嘴,双腿一软跪坐在地上。

这是……重来吗。

想到这儿你踉踉跄跄地冲下楼去。便利店就在不远处,走进便利店,一个喋喋不休的男人在和店员说话。

纵然万般忍耐,还是忍不住流下眼泪。

叶修,叶修。

他还记不记得?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若是记得,便仍是相爱;便是不记得,也不过是宿命。

而你,看不到爱也要看到宿命。

❅ Nine 『现实』

“领队,飞机晚点了,好像晚上才能起飞,要不咱俩改签明天的吧?”

叶修揉了揉眉心,心中隐隐有不安扩散开来。

“……不介意的话,等今天的行吗?”最终他这样回应。

心在躁动着,好像在告诉他今天一定要赶回去……否则会错过很重要的东西。

什么很重要的东西……比心脏还要重要些的东西。

飞机落地已经是十一点多,他随着越发焦躁的心跳朝着某个方向狂奔,像是被什么牵引着一般停在一个便利店前。

他伸手想要推门,却发现他的手竟然在颤抖。

恐惧着逃避着不安着,像是在逃避什么结果。

他知道他来迟了,却想不起究竟是误了与谁的约会。

他终于推开门,店里冷冷清清,除了打瞌睡的店员别无他人。

心脏像是在那个瞬间被冰冻了,他的视网膜上忽然被烙上一个女孩,举着一只脚对着她身前的男子,呲牙咧嘴的样子像是一只炸毛的小兽可爱极了。

他不由得轻笑一声眨了眨眼。

女孩和男子都消失了。

打开的大门牵动门口的风铃,陶片相击发出清脆的声音唤醒了打瞌睡的店员,他似乎对被惊醒有诸多不满,但还是不情不愿地道,“欢迎光临——”

——可门口哪里还有人。

叶修茫然地走在街道上,直到天色泛白,才停下了不堪重负酸麻的腿。

……他究竟弄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 Ten 『现实』

后来的后来,心空茫的麻木了抽搐和疼痛,直到叶修某日终于远远地看到马路对面的某个背影。

心痒难耐。

他正打算冲过马路,迫于忽然转变的信号灯停下。他想喊她停下,却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想这大概是他三十几年的人生里最难熬的六十秒了。

视线不再被阻隔时,对面的街道上早已空空荡荡。

他本以为心会像之前许多年一样抽搐疼痛,却没想到这次它只是平静地跳动着,不声不响,不痛不痒。

……那时他还不知道。

有一种平静,叫做死水微澜。

————Fin————

卧槽这次长的令人发指……感谢看到这里的诸位。

标题是一首著名的探戈舞曲,译为【只差一步】。

不虐对吧。嗯。

要是这种程度就被虐到了……老规矩,莫哭来我怀!

评论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