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声.

【百日戴妍琦】执爱

颜倾:

肖戴 花吐症设定



小戴痴汉属性暴露无遗



戴妍琦请假第三天



盥洗池旁,粉色红色掺杂混在一起,戴妍琦努力捂住嘴,无数花瓣争相从指缝倾泻而出,虚弱的戴妍琦被樱草给迷离了视线,不可否认的美丽一点点蚕食着她的心房。



戴妍琦差点以为自己将要呕血而死,就像古老的凯尔特传说中的荆棘鸟,呕出了血淋淋的心而死。



但至少以身殉歌的荆棘鸟还留下了悲壮的赞歌,而戴妍琦费力地撑着盥洗池旁的扶手,倏尔觉得自己一世,或许就这样过去了,没有什么可以再去奢求的了。



那曾经最坚持的荣耀,梦寐以求的冠军梦,早被现实一次又一次无情的碾碎,暗淡退场。



口腔里萦绕着花瓣的清香,下意识咀嚼一口,立刻盈满口腔的草木苦涩,和着眼眶里徘徊的泪珠,相互交织,说不清道不明。



恍惚间,戴妍琦想起在雷霆休息室里,她也曾兴致勃勃将一本同人摊开给肖时钦看,那时逆光的肖时钦的神情已渐渐被时光打磨至模糊。



“队长,如果你也患了花吐症怎么办?”



戴妍琦弯眸笑笑,眼中祈愿光辉明亮动人,戴妍琦早已破土而出的情感差点宣之于口。



肖时钦只是温柔地展开笑颜,一如既往地揉了揉戴妍琦的额发,零碎的光芒透过碎发空隙透过来,他掌心的温暖让戴妍琦不忍割舍。



“只要勇敢面对就好。”



他这样说道,不同指挥之时,淡淡的飘向远方,让戴妍琦无法抓住。眉目上挑时不同于周泽楷的英俊,自有一番温暖,戴妍琦略歪头,大概是想透过镜片,看那一眼望到底的眸间是否倒映自己的存在。



“嗯。”



戴妍琦收敛起心间无限汹涌而出的痛楚,企图漾平曾被肖时钦掀起的无数涟漪。



苍白的唇沁出一缕血红,赤红的血滴答滴答渲染着锦簇的花团,泛着浓烈的腥味,让人不由地想到了死亡。



戴妍琦从来不敢告诉肖时钦自己的心意,这是少女的秘密,她执迷不悟地想要把它带进自己亲手挖掘的坟墓。



她不敢,突兀的表白,一份无法确定的爱。



她是太爱了,爱到怕他不爱。



她试图将生生不息的花瓣一一咽下,咽下自己酿好的苦果,义无反顾。



可是,神志涣然间,唯有心脏一下又一下的搏动清晰可闻,似乎有脚步声精确地压着街拍,每一声都注定被铭记在心。



冰凉的地板只留下她蜷缩成一团的温存,戴妍琦感觉她的心先是被攒着,后被狠狠地揉成一团,胃腹猛烈地抽搐着,门外突然想起的敲打声,呼唤声,被放大无数倍,径直冲击着她的耳膜。



那是戴妍琦再熟悉不过的,肖时钦的声音。



戴妍琦感觉她是登上陆地的鱼,一瞬间,觉得自己卑微得像是那古老童话里的小美人鱼,但小美人鱼化成泡沫前还能看到王子幸福的笑靥。



而戴妍琦,不确定她曾拥有什么,错过什么,陷入了黑暗。



她想,那双长而有力的手扣着门,富有节奏韵律地敲打着,也足够赏心悦目了吧。



就这样死去,似乎也不错。



接着,戴妍琦有些分不清是虚像梦境还是真实的现实。



她只记得,她被拥入一个温暖而又熟悉的怀中,清秀的眉眼浮现在眼前。肖时钦摘下眼镜,戴妍琦抬头无声地望着,口腔里的花瓣铺天盖地席卷而来,逼得她将花瓣吐了出来。



“我知道的,你喜欢我。”



他蓦定地说着,那双温柔到分不清其他情绪的黑眸凝视着戴妍琦。



草木的苦涩感已荡然无存,徒留弥长的馥郁清香。



红了眼眶,戴妍琦觉得有些委屈,尽管是表明了心迹,她更无所适从。肖时钦头微低,抵在戴妍琦的额头,足以使两人平视。清澈瞳色一如初见,但宠溺愈浓。



抚慰了戴妍琦的魔发,轻声低语的甜蜜充斥在戴妍琦心间。



“妍琦,终于等到你。”



跌跌撞撞,满目星光。



肖时钦永生不忘。

评论

热度(82)

  1. 寒声.颜倾倾倾v拖延症晚期 转载了此文字